九品教主

一件作品 番外

老年人的性欲像冬天在荒芜的大地上播种一样,发芽得迟,出苗的过程也极其缓慢,处处显得不合时宜。他只是在梦中看到了穿白衬衫的青年的背影,那样年轻,好像时间还停留在最好的岁月,而雄心和激情久违地充满了他的胸臆。

犹如一夜回春。在接近衰老极限的年纪,与性无关的意象唤起了性的激情。

他想去抓住穿白衬衫的青年,梦中却适时飘来一层白布,隔在他们中间,不肯把美好的全貌拱手相送。他于是隔着那层布,用双手去描摹青年的脸,仿佛仅凭一双肉掌笼住了流去不可追回的时光。

一张轮廓并不深刻的脸,淡淡的眉,细直的鼻子,一张秀气的脸,笑起来应该是很温柔的,可这张脸上没有多少温柔的表情。梦中真好啊,青年没有离开,也没有躲避,像一尊雕像一样,任由创作者满怀爱恋地抚摸。

他的作品,他毕生所爱,他永远的遗憾。

只有在梦境中,他才能肆无忌惮地拥抱他,亲吻他,做很久以前他们一起做过的事。有时候,梦中的人还会拥抱他,不堪承受地叫“立春书记”。

每每从这样的梦境中醒来,深夜里无声无光,剥离了白天令人目眩的光彩,只有孤独和失落相伴,比之丰富而美妙的梦境,现实的一切就显得那般不可忍耐。

这个梦境,从八年前开始,时不时地来造访他,提醒他,在他的意识深处,是深深遗憾的,尽管他的理智不愿承认,嘴上也从未承认过。

“他没有我了,我也没有他了。”他不能像一个失意的买醉者一样,借着酒精暴露自己的内心,只能在心中默念这个事实。

他是汉东省委书记,他是赵立春,他是全汉东离软弱最遥远的人。他听说林城市委书记病了。林城市委书记李达康被他彻底击溃了。

他在一个落雨的黄昏,坐在省委书记宽阔空旷的办公室里,听到林城来的消息。听市委书记李达康是如何面对纪委高压,如何在省纪委面前进行微不足道的抗争,如何被疾病击倒。

李达康的体质很特殊。每次感冒,别的症状还没有出现,就先发起高烧,连他自己都察觉不到。赵立春第一次发现,是李达康当他的秘书,陪他出差的时候。

白天活动多,晚上累了一天的年轻人裹着被子睡得很沉,呼吸又细又稳,一条胳膊搭在床沿,赵立春洗完澡出来看见,忍不住拿起秘书的胳膊,想把它塞进被子。

触手却是滚烫一片。他急忙推了推年轻人:达康,你怎么在发烧?

往常很机敏的一个人,却迷迷糊糊地问:“唔······有吗?······我、好冷。”

 

高热烧得他完全不能控制自己的意识和身体,热流从肺里蒸腾出来,热风在体内旋转着奔跑,他自己好像就变成了火窟,在这场挫败所带来的高烧中不断地消耗着生命的内核。

有人抓起了他的手臂,用湿纱布擦拭他的手臂,他的脖子,他的额头,动作轻柔细致,似曾相识。

他已经记不得今夕是何夕,酒精的气味迷惑了他。

赵立春就是这样,深夜在出差的宾馆里,用酒精浸湿毛巾,给他擦拭身体,帮助他退烧降温。好像是担心他孤独地在黑暗中悄悄熄灭,他的书记把房间里所有的灯都开了,在这个黑夜,让光明笼罩了他。

赵立春一边细心地给他擦拭身体,一边抚摸他的额头安慰他:医生马上就到,别急。

他没有急,听起来,赵立春比他更急。他多想安慰安慰他焦躁的领导。

“书记······”

似曾相识的擦拭动作停了,像一块石子丢进运转的齿轮之间,卡住了轮盘的运转。

然后他听见有人喊他:“李书记。”

错乱的时空一瞬间回归原位,这个称呼打散了所有回忆编织起来的温柔幻梦,无情地嘲笑着他的软弱——在内心深处,他竟然还可耻地眷念着那个人。

 

副书记说,飘风不终朝,骤雨不终日,您要往好处想。

可是今年的雨水断断续续不见停,也不知何时是个头。窗外不停地下着雨,护士为防止他再度受凉,早已把门窗关得严严实实。李达康坐在病床上,翻着手里的通话记录单子,用红笔把某个号码一一圈起来。

随着通话日期越来越接近现在,这个号码出现的频率也越来越高,红圈也越来越密集。

他没有调查身边人的习惯,也不屑那样做。但是很可惜,别人利用了这一点。怀疑只是一瞬间燃起的念头,他也曾安慰自己是不是产生了错觉,为了让自己安心,他让人悄悄去查了秘书的通讯记录。

结果就这样摆在了他的面前,一个触目惊心的号码。李达康不认为区区林城市委书记的秘书,成为省委书记赵立春的私人号码的常客是一件很正常的事。

看起来多单纯老实的一个年轻人,白净带着青涩的脸,眼睛清澈得像阳光一照就能照见底部,他还怕这个过于单纯的秘书离开了自己的羽翼,会被险恶的漩涡吞没。

而且这个年轻人实在过于擅长照顾他了。

事实证明,一切并非偶然。

怀疑始于一个温情脉脉的细节。

高烧还未完全退下来,李达康想去上厕所,秘书坚持扶着他去。他推开秘书的手,表示不用谁扶持。李达康犟起来连他的领导都管不住,秘书拗不过,就守在门外等他。

大约是有感于这个年轻人无微不至的照顾,他忍不住抱怨:多大点事啊,你们一个个紧张的······

秘书在门外说:您这每次一感冒就发高烧的体质,可得当心啊。

没有人知道他一感冒就会发高烧,除了赵立春。

 

然后呢?那个秘书后来怎么样了?

是的,一个对自己的领导不忠诚的秘书自然是失宠了。李达康处理这种问题是不会有什么悬念的。

已经是下半夜了,北京的月亮斜挂在西边天上,月光的清辉洒在旧报纸上,照亮了报纸上李达康的脸。

火苗轻盈地跳动起来,咬住了剪报的一角,很快就把它烧干净了。

接下来是第二张、第三张。

内容都是精挑细选的,但这些年来着实攒了不少,几乎可以做一个李达康个人成长史的图鉴了。

可是没人需要它。一旦他真的出了事,他收藏的东西都会被严格检视,中纪委会怎么看待这本剪报,是完全可以想象的。他不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不如就送他毕生心血一个没有他的未来吧。

烧到一半,一张折得方方正正的纸掉了出来。

经过三十年岁月磨洗,纸张已经发黄,那上面用碳素笔写的字却无比清晰,好似新写的:

春牛春杖。无限春风来海上。便与春工。染得桃红似肉红。

春幡春胜。一阵春风吹酒醒。不似天涯。卷起杨花似雪花。

减字木兰花  立春

赵立春赵立春赵立春赵立春赵立春赵立春

赵立春赵立春赵立春赵立春赵立春赵立春

赵立春赵立春赵立春赵立春赵立春赵立春

赵立春赵立春赵立春赵立春赵立春赵立春

赵立春赵立春赵立春赵立春赵立春赵立春

······

全是他的名字,字字惊心。

每一个字都写得那么用心,写字的人好像在用全部的感情、全部的智慧和技能在描述这个名字。

每一个名字都在模仿他的笔迹,多像啊,多像他自己写的。闭上眼睛,青年李达康伏案临摹的样子历历在前,认真得让人不忍打扰。

他曾经离他那样近,那样亲,曾经用全部的身心爱过他。

但是自己终究是失去了他,无可挽回地失去了他,再也没有挽回的机会了。

评论(21)

热度(1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