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品教主

(눈_눈) 二

李达康的出身和立场的矛盾让他变得格外不受欢迎。白秘书送来的资料显示,李达康还在担任首相期间,就受到贵族政治小团体全方位的监控,旧首相的官邸、办公室和专车上安装了数量惊人的监听器,它们忠实地录下了李达康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所以那个叫程度的旧贵族漏网之鱼才能录下那一幕来勒索他。

之所以这么做,贵族认为他是个背叛自己家族荣耀的危险叛徒。

对于这种看法,沙瑞金认为很荒唐。李达康怎么可能凭借一己之力颠覆整个统治阶级?革命者把李达康视为旧帝国的裱糊匠,在革命风暴逼近之前垂死挣扎,试图做出有限的让步来麻痹人民,延缓革命的爆发。

一个真正新时代的创造者正确的做法应该是加速旧时代的灭亡,而李达康显然不是。

但是李达康这个人,对自己的风评惊人地迟钝。他似乎不知道,革命者鼓动群众的宣言:不要被李达康的小恩小惠骗了,这个邪恶的政权让我们的人民流泪,让我们的同胞流血,现在还试图用吝啬的施舍麻痹我们饶它的命,我们,创造全部社会价值的劳动者难道要放过它吗?

李达康用厚厚的围巾把自己的脖子围起来,遮住那个耻辱的项圈印子。同样是羞辱罪犯,古人给犯人纹面,今人给犯人戴项圈,减免了肉体的疼痛,手段看上去更加文明,其实真实效果要恶劣得多。

屏幕上的小红点移动,显示李达康已经离开了临时元首府,监控中心迅速把消息报告元首办公室。沙瑞金还在开会,与外国人讨价还价,打扰不得。白秘书只能下令守卫和机动警察派人去追回来,但守卫到达监控显示的地点时,只找到了垃圾车里丢弃的项圈,已经被钻石刀轮切成两截,扔在一堆生活垃圾之中。

收到汇报的白秘书吓得满头都是汗,沙瑞金丢给他一条手帕,让他擦一擦。跟他玩这么一出,真是令人惊喜。李达康现在没有身份识别卡,出去势必寸步难行,不用怕他跑远,但现在外面对他来说实在过于危险,必须马上找回来。

那个早已不沾人间烟火气的贵族叛徒不知道他现在在人民中的声名有多狼藉,这是最糟糕的。但愿他别自以为是地去向“曾经受他政策恩惠的人民”求助,这是沙瑞金对他最后的期待了。

 

李佳佳被人从“二十二区”接过来。二十二区在京都西北近郊,原首都戍卫部队的军营,内战时这一带几乎被战火夷为平地,现在是旧贵族临时集体安置的地方,类似集中营一样的存在。现在战后幸存的贵族们不得不在军队监视下,整理城市废墟,参与重建工作。这段日子她一定吃了不少苦头,面容憔悴,比照片上黑了瘦了一圈。

不过好在她与她的父亲关系很恶劣,前几年公开宣称不想做李达康的女儿,当时还因此闹得满城风雨。但天意使然,这次竟因祸得福,没有被一起关押的旧贵族们排挤。

接见她的人,她认识,在二十二区的高墙上挂着这个人的大幅照片,他是军队的效忠对象,新政权的国家元首,用近乎慈祥的笑容请她吃饭。

二十二区的日子不好过,要一个过了很长时间苦日子的贵族小姑娘克制住对美食的渴望很难。不过她毕竟是李达康的孩子,保持了遗传自李达康的自控力,美食在前没有动手,只问沙瑞金,为什么要叫她来。元首的饭不会无偿给她吃。

她知道她的父亲与沙瑞金谈判过,但从那以后,再也没有人见过他了。有传闻说李达康被秘密处决了。担惊受怕的日子过多了,她一听到什么坏消息自然都会往坏处想。新政权为取悦革命群众,处决她爸爸看起来多么顺理成章。

毕竟还是小姑娘,想到这个问题,李佳佳的眼眶已经红了。

“我问你,”沙瑞金没哄过小女孩,只能尽量放柔语气,“你愿不愿意去国外。”

去国外!那是二十二区多少人的梦想!幸福来得太突然,李佳佳一脸不敢相信地望着沙瑞金。

“你父亲的朋友,外交官易学习,他已经答应收留你了。”沙瑞金让警卫员播放了一段易学习夫妇的录影,两口子表示李达康不方便的话,愿意收留李佳佳。“你可以在国外完成学业,在国外工作生活。”

沙瑞金的条件无疑是诱人的。但因为太过诱人,李佳佳反而更加不放心:“您为什么要这么做?”

说辞早已准备好,随时等她发问,沙瑞金从容解释:“这是我和你父亲的交易,他得帮我解决一点问题。”

联系李达康在旧政府中的地位,这个说法是很有说服力的。

“那我爸爸能跟我一起走吗?”

“很遗憾,”沙瑞金说,“他属于永远不能跨出国门之列。”

“你们是不是已经杀了他。”少女眼中充满了不信任和闪亮的泪花,“我听说你们······”

“没有。”

“我想见见他。”

“恐怕现在不行。”沙瑞金示意她冷静,“李达康跑出去了,现在我们正在找他。我希望你能告诉我,他去哪里了。只有他回来签了你的过继同意书,你才能去外国。”

李佳佳抿着嘴,直直地盯着面前的男人,告诉他:“我不知道李达康会去哪里。”

“你再想想呢?”

他低估了血缘的力量,李佳佳并不像传说那样与她的父亲势同水火,在生死关头,这个小姑娘对她的父亲表现出令人敬佩的感情。她坚定地告诉沙瑞金:“就算知道我也不会告诉你。”

 

机械警察已经展开全城搜捕,目标是谁不言而喻。李达康把半张脸埋在围巾里,独自走在京都冬天阴冷的街头。他失算了,昨天的性事过于粗暴,他现在浑身都疼,身上的高热还没退去,更加剧了他的虚弱。

不同于流浪汉,一个衣冠整洁的男人倒在大街上,热心路人是乐于伸出援助之手的。救护车在机械警察前来查看之前接走了病人。

医院年轻的医生轻轻按住他,让他不要动,这是给他检查身体。不出意外地看到他脖子上项圈留下的於伤。“这是······”医生疑惑地看着这个古怪的病人,随后他认出了这张脸,“你是李达康?!”

虚弱中的病人没有多余的力气逃走或制服医生,只能抓住医生的白大褂,惨然一笑:我是,请不要告诉别人好吗?看在我当年医疗改革的份上······

医生一脸复杂地看着这个怪人,也是名人,他对自己的政治成绩有什么误会吗?他现在是逃犯吧?私藏李达康这样的逃犯,他可担不起那么大的罪名。

注意到医生的沉默,李达康急了,双手抓住医生的袖子:“医生,我不能倒在这里,我不想再回到那个人手里。”

然而事与愿违,李达康话还没说完,就听到一声惊讶的尖叫,两个护士目瞪口呆地看着他:“你是李达康?”

评论(20)

热度(1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