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品教主

年饭

沙瑞金把脑袋伸进厨房,笑吟吟地跟里面忙活的侯亮平打了声招呼:亮平同志。

哎哟,沙书记来了。侯亮平也连忙招呼回去。今天是陈家家宴,他知道沙瑞金与陈家老两口的关系,之前陈海已经告诉过他,今天沙瑞金也受邀来吃饭,所以在这里偶遇省委书记,他并不惊讶。

忙得过来吗?省委书记关切地问。

哦,还好还好,您坐,厨房就交给我了。海子大病初愈,侯亮平看这一家老弱病残,自告奋勇来当大厨,陈岩石老两口一直没把他当外人,他自然就揽下了这劳心费力的活儿。

我帮你找个帮手吧。沙瑞金说这话一点也没有征求他意见的意思,在侯亮平“不用不用,我能行“的声音中转身出去了。

侯亮平一边挑虾线一边想,这领导来吃饭还带秘书呐?那吃饭该是啥气氛?

正思索间,有个人悄无声息地进来了,那人走路没什么声音,但存在感极强,不出声都能让人直觉感受到他。

侯亮平回头一看,差点把手里的虾吓掉:“李书记?!”

能让赵东来一个一米八几铁骨铮铮的壮汉俯首帖耳的京州市委书记就杵在他跟前,一条长腿一抬,在鞋底按灭烟头,简明扼要地说,我来帮你做菜。

侯亮平急忙护住菜刀:别,李书记,哪敢劳动您大驾啊,您要切伤了手,赵东来能一枪崩了我。

李达康不耐烦地挥挥手,示意他让开:沙瑞金让我来帮你的。

不叫沙书记,叫的是名字。检察官生涯锻炼出来的敏锐观察力让侯亮平迅速抓住了疑点。

李书记。

嗯?

今天沙书记带您来这儿吃饭呢?

李达康拿起一根剥皮的莴苣,开始切丝,刀工精湛,菜刀在菜板上嚓嚓作响,节奏像缝纫机缝纫一样均匀密实。李书记很淡定地说:他骗我来的。

骗······

侯亮平大着胆子问:沙书记怎么骗您啦?那可是他心中的偶像,沙书记是那种骗人的人吗?

侯亮平同志毕竟年轻。当初沙瑞金说请李达康吃饭,老李走近省委一号院,只见沙瑞金系着围裙,正垫着抹布小心翼翼地端砂锅。问保姆呢。省委书记说今天放假。

老李大为感动,老沙以省委书记之尊亲自给他下厨,大有十指不沾阳春水,今来为君做羹汤的浪漫。何况老沙饭桌上抓着他的手,说以后也愿意为他做饭。

老李当时就同意了。

一个星期后,等他终于吃到沙瑞金给他做的饭,才知道那天是保姆一做完饭就被沙瑞金放假了。

我能退货吗?老李问。

当然不能。老沙抛给他一个信心满满的眼神。你舍得哥哥的腹肌吗?

老李气得在他胸前捏了一把,手感太好,立刻就原谅了他。

今天他也是被沙瑞金骗来的,说是去看望王老,这是养母第一个没有养父陪伴的新年,他得去慰问看望。老李觉得陈老去世他要负一定的间接责任,于是就同意了。

然后沙瑞金一进门就拉着他的手,高高兴兴地跟王馥真宣布:王阿姨,我把李达康给您带来了!

说完,还回头招呼小白小金:你们回去吧,今天放假。

评论(30)

热度(182)

  1. 墙头多也爱本喵九品教主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