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品教主

一霸手の合战 十二

38

自从得知了李达康忽悠医生给他打石膏,省委书记脑内就飞速闪过某些历史上权臣后宫联合太医毒死皇帝的著名桥段,深感自己处境不妙。

易学习代表沙书记痛斥李达康欺负外来户。李达康大不以为然,说他当年空降林城时,年仅38岁,整个林城市委常委,就他年纪最小,那年头直到现在官场论资排辈风习重,但他还不是把那帮老头子驯得服服帖帖?再说你瞎操什么心,你看沙瑞金像是个被地头蛇欺负的一把手吗?

李达康说到这里,也明白了老易这样的耿直人为什么在官场混不开了,连沙瑞金本质也是一霸手的真相都看不明白。

也罢,就不破坏沙瑞金在老易心中的形象了,李达康开始关心老易在吕州的工作是否还顺利,需不需要跟京州林城借鉴点经验?他去牵线。

39

沙瑞金当然不是被地头蛇欺负的软弱一把手。他准备找回场子。但在要等李达康去邻省交流学习回来再说。

汉东此时正热火朝天反腐,当官的提心吊胆,投资商引颈观望,有些心虚的已经准备收拾摊子逃离是非之地。反腐是中央给沙瑞金的任务,但经济还要发展呀,看着统计部门汇报的数字,老沙也愁的。如果汉东有谁比他更愁,那就是李达康。

反腐李达康是支持的,但他吃过反腐影响经济的亏,短期内造成的严重后果需要花很大力气去补救。这个考虑是他跟沙瑞金工作上发生冲突的重要原因。胳膊拧不过大腿,中央授意沙瑞金来反腐,他也不能对着干,经济下滑了他这个当省长的还是要去操心。

关于李达康去邻省交流,官场消息传得快,邻省早已听说李达康当林城市委书记时,带队挖过吕州的墙角,如今李省长要来,邻省的大佬们如临大敌。

沙瑞金前几年在邻省当过纪委书记,与那边联系也多。李达康出发前几天,沙瑞金接到邻省省委书记的电话,祝贺沙瑞金有个厉害管家婆来让他们头疼了。

沙瑞金忍笑问何出此言。他当邻省纪委书记时,这位是省长,与他有些私交,私下说话比较能放开。

你们汉东那个省长,凶名远播啊,这些天我们的省政府都在积极备战,怕他来挖墙脚。我家省长让我来跟你谈谈,求你家的放过。邻省省委书记三言两语就把沙瑞金逗笑了。

玩笑归玩笑,别说沙瑞金管不住李达康,就算能管住,沙书记也会指示李省长大力挥锄头。双赢是好事,但在资源有限的情况下,大家全凭本事抢劫。

对汉东来说很幸运的是,自家省长的抢劫本事令人闻风丧胆。

40

李达康就住在他旁边,沙书记决定去看一看他的官配,明天李省长就要带队出发了,沙书记要关怀关怀。

汉东这个经济大省很出年轻省长,当年赵立春49岁上任汉东省长,李达康是50岁上的。李达康的履历漂亮得近乎耀眼,最年轻的大市市长,林城年轻的市委书记,44岁晋级副部,外面人人都说他是赵太子,但沙瑞金做过充分调研,确认他配得上他一路上每一个职位,总算打消了李达康下水替赵家打掩护的疑虑。

疑虑打消之后好感度就上来了,今晚邻省打电话来诉苦,让沙书记心花怒放,头一次想感谢中央给他指了一个好对象。

沙书记迈着轻快的步伐走向李达康家,全然忘了要报复回来的打算。

门是杏枝开的,把省委书记引进门,回说李达康还没回家,估计不是去查岗了就是在办公室加班。

李达康家里整洁、冷清,省长的独栋小楼很宽,却只有他一个人住,除了保姆来给他打扫做饭,平时也没什么人。沙瑞金问杏枝,大概李达康什么时候回家。

杏枝含糊地说可能12点,李省长在家的时间也不多,经常忙得不着家,我跟他打个电话?

杏枝去给李达康打电话,沙瑞金就在客厅转悠,冷不防地看到那张照片:他脚上打着石膏,尴尬地跟李达康握手的画面,一下就提醒了沙瑞金。

评论(20)

热度(1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