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品教主

一霸手の合战 十三

41

“我不知道该拿李达康怎么办。”沙瑞金对病床上一脸茫然的陈海说,“你说说你究竟喜欢他啥。”

陈海已经醒了好些天,为避免打草惊蛇,家属和沙瑞金约好对外一致封锁消息。沙瑞金倒真希望陈海能如敌手们担心的那样很快恢复,现在人虽然苏醒过来了,但连句长点的句子都说不了。医生劝说道,醒来能认出几个人已经是医学奇迹。

虽然沙瑞金并不需要他的答案,陈海仍一脸茫然地思考。

李达康让沙瑞金范犯愁了。据沙瑞金了解,这位升官速度堪比火箭的年轻省长根本不屑于花时间在与工作无关的事上,好处就是他不贪不色独爱工作,坏处就是没闲工夫关注自己的个人生活,没时间交朋友,没精力陪老婆,所以现在朋友只有二十多年前的易王二人,老婆也早受不了跟他离了婚。如此对照,沙瑞金觉得李达康在针对他,为了针对他,李省长甚至愿意抽出宝贵的时间捉弄他——这个问题很严重呀!

是他哪里招惹了李达康了?

回忆从政四十年人生,从县委书记到省委书记,那些跟他作对的二把手们都是什么下场,沙书记警惕起来,他就从来没想过摘李达康的乌纱帽。

而且跟李达康玩多有意思啊。

“我喜欢他,”陈海突然说话,停顿良久,“任性。”

42

李省长到邻省交流期间,赵瑞龙落网,赵立春被双规,沙书记收获颇丰。

李省长也收获丰富。沙书记听着一串投资商的名单,称之曰能,顺便暗自替老友——邻省那位省委书记心疼,估摸着今后李省长无论走到哪个省搞交流,当地政府都要睡不着了。

老沙很高兴,向老李投去一个赞美的眼神。李达康对他骄傲一笑,笑得沙书记心脏一晃。

当年的省委一支笔,嘴上功夫也不是盖的,邻省那些端庄矜持的官僚在狗官李达康眼里都是一群战五渣,想当年他在金山,在林城,政府穷得当裤衩,还不照样把投资商一波一波忽悠来?要干事就要拿出不要脸不要命的精神来。

这不是以邻为壑,不是他要去打劫,而是情势所逼啊,沙瑞金要反腐,经济下滑投资商跑路怎么办?李省长也很无奈啊。

43

中央对汉东沙李配很满意,予以表扬。

为庆祝沙书记反腐丰收,李省长成功兜住下滑的经济,汉东省党委和政府决定举行一次联谊。

除了赵立春和政法帮的政敌们,反腐未必收到热烈欢迎,但搞经济刷政绩,可是实实在在能感受到的成果,能在反腐风暴中保住经济增长,省政府上上下下就差抱着李达康的大腿喊爸爸了。

联谊气氛发展到高潮,开始有人起哄,让沙李配秀一下恩爱,沙书记长年健身,要不表演一下公主抱李省长。政府的人不答应,表示我们省长可是铁骨铮铮的硬汉,才不是什么小公主。

这时大家都喝了不少,正值酒酣脑热,意兴正浓,李达康难得被鼓动起来,大马金刀离席一站,请沙书记过来给他抱一个。

老田送老沙一个“为了汉东”的眼神,请沙书记小小牺牲一下。

沙书记却十分大度,也站起来,说:那我先来。

不等李达康拒绝,在一片响亮的掌声和喝彩中,沙书记一把把李省长打横抱起,毫不费力,还转了一圈展示沙书记力气何等了得。

轮到李达康,省长大人暧昧地在沙书记耳边低声吩咐:沙书记,搂着我。引起一群直男大老爷们笑倒一大片。

沙书记大大方方地双手环住李达康的脖子,头一次挨这么近,他能闻到李达康身上很淡的烟草味,感受到李达康瘦削的身体,以及支撑那细长身体的坚硬骨架。

掌声适时响起。吴春林已经在桌子底下跟常务副省长比划了赌注,田国富作证,就看李达康能不能抱起沙瑞金了。

李大省长气沉丹田,躬身一抱——两个人一晃,一起倒在地上。

44

由于对肌肉男的体重没有做正确预判,李达康闪了腰,很严重的那种,只能一动不能动地躺硬床板上。病房里挤满了省政府的头面人物,虎视眈眈地盯着主治医师。

医生举着X光片对着窗户跟病人讲解伤势,心里嘀咕着汉东今年是怎么了,一二把手轮流住院,李省长咋又来了。

“一星期之内能好。”医生说,“但这个星期要绝对卧床休息。您是在医院休息还是回家静养?”

要李达康自己说的话,他愿意在办公室静养。

“那怎么行,”沙瑞金笑吟吟地带着秘书进来,“达康同志,你这样不爱惜身体可是对党和人民的不负责任。”

沙书记对众人说跟李省长有点重要工作要谈,一霸手发话,李达康的狗腿们不得不自动退场。

评论(32)

热度(1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