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品教主

楔子

预警:ABO

冬天傍晚灰色的天空竟然有一层浅浅的粉色,今年冷空气来得晚,但气象部门预测,一旦冷空气南下,ARC将会迎来一次罕见的寒冷冬天。

国内现在不太平,东线战事进入胶着阶段,双方都在受惯性和不甘的驱使而疲劳地继续这场没完没了的战争,而国内,一场声势浩大的性别革命已经在多个省份蔓延,军队现在面临内外两线作战的困境。

越是如此,部长就越明白,他正在抓的这件事对现政权有多么重要。

寒冷所带来的困难不是只针对一方的,一个漫长严寒的冬天对任何一方都是残酷的考验。对敌国是,对政府是,对叛军头子李达康也是。

李达康······部长又一次回忆这个他揣摩了千百遍的名字。ABO解放组织的领导人,传说他身上没有体现出任何性别特征。一个没有性欲、没有表现出任何软弱特质的男性Omega,被戏称为ABO解放组织牢不可破的堡垒。

但愿,但愿这次,他能抓住阿喀琉斯之踵。

夜幕笼罩中的安全部大楼陆续亮起零零星星的灯光,部长望着窗外灰蒙蒙透着肮脏粉红色的天空,秘书来通报说汉东的负责人到了。

按惯例,他不必亲自且单独接见汉东安全局的局长,但此次情况很特殊。这次行动调查的对象可能耳目众多,可能有可靠的朋友在情报系统担任要职,他必须跳过繁琐的程序,直接听取汇报。

即使从事情报工作多年,见识过很多常人永远看不到的离奇事件,部长此时也要尽力克制住自己翻涌的情绪。他知道,马上就会有一个超乎绝大多数人想象的真相呈现在他的面前,这个真相可能会牵扯到国家的颜面,某些政府高层的生死以及反政府武装的未来。

安全部汉东的负责人没有让部长失望,他带来了一个足够震撼的消息:ARC解放阵线领导人李达康,的确如我方情报员所说,是一个被标记的omega,经过调查,确凿证实了标记他的alpha就是现在的汉东、西疆、西康三省总督沙瑞金。

“啊——”部长喉间发出一声短促的惊叹,他把那声惊讶生生压住,“程局长,告诉我你都调查到什么了,这两个人究竟是怎么回事?”

除了众所周知的“汉东省议会事件”,没有人会把沙瑞金和李达康联系在一起。沙瑞金调任汉东省总督,到任不过数天,隐瞒Omega性别当上汉东省政府委员的李达康突然在省议会会场中泄露信息素,之后李达康奇迹般成功逃往外国,并一直周游各国从事革命活动。

 

但部长了解的情况远不止这么简单。当年汉东省议会事件就爆发得蹊跷。

它发生的时间不对。

眼前这位程局长与汉东渊源颇深,程局长只是一个小小的侦查科长的时候,参与调查汉东省前总督赵立春案,顺带查出汉东省政府委员李达康是个冒牌alpha,按照ARC的法律规定,Omega假冒alpha担任公职,应该被判处死刑。但高层的老爷们认为李达康已经身居高位,而且政绩比绝大多数alpha都拿得出手,若将此事泄露出去,恐怕有伤政府颜面,让他静悄悄死掉最好。

部长向内务部了解过,在内务部派出的工作人员抵达汉东准备暗中除掉李达康的时候,省议会事件爆发,李达康就擦着内务部的刀尖逃走了。

如果有沙瑞金在背后捣鬼——部长对这位封疆大吏并不陌生,这位年轻时候在内务部和安全部都干过,对这两个部门非常熟悉,如果他要从中破坏,的确有能力掩护李达康逃走。

根据他们所掌握的情况,之后李达康一直没有回过国。

 

打入李达康身边的间谍发回情报说,他终于闻到了李达康的信息素,是被标记的Omega的气味。标记他的alpha的气味不属于他身边任何一个人。

难以想象,又在情理之中。

他怀疑过赵立春。

但当年省议会事件李达康信息素泄露的时候,分明是未标记状态,赵立春不可能是李达康的alpha。

也不是那个南洋侨商王大路。

但在王大路身上却有奇异的发现——李达康叛逃之后,王大路在佛门的师父,宏光大师曾在造访过汉东,受到总督沙瑞金的亲自接见。

 

沙瑞金是ARC的大人物,在上层alpha普遍坐拥多个Omega的大环境下,他是一个异端,从来没听说过他标记过哪一个Omega,他历来标榜没有Omega牵绊的生活逍遥自在。

难道说他早已与李达康暗通曲款?可是没有任何迹象表明在沙瑞金上任汉东总督之前他们互相认识。

 “他们是在沙瑞金最初到任汉东的那几天认识的,没错吧?”

程局长点点头:您说的没错,之前他们并不相识。

之前不相识,之后不相见,是不是就意味着这是一对只做了几天夫妻的AO呢?从沙瑞金到任汉东到李达康信息素泄露出逃,他们7天就从相识到完成标记了?

程局长否定了部长的猜测,纠正道:根据我调查的情况,李达康在信息素泄露后并没有马上逃走,发情的Omega根本不适合跑路,沙瑞金把他藏在汉东总督府长达半个月之久,等风声过了,才利用侨商王大路送他出境。我猜测李达康应该是藏匿总督府期间被沙瑞金标记的。

之后李达康回过国吗?

“没有这方面痕迹。”程局长如实说道,“但是现在南方数省闹革命,如果情势需要,李达康会在紧要关头回来的。”

 

部长仰躺在椅子上,这是他思考时的习惯,放松全身,以免被紧张的情绪抓住而做出错误的判断。

沙瑞金和李达康,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关系?爱侣?盟友?还是利益交换?还是沙瑞金控制了李达康为他服务?

部长抛出这么一个问题,程局长了解,这是情报的关键环节,决定安全部要采取什么样的措施来对付这两个人。

洞悉了上司的意图,程局长露出一丝阴冷的笑意:他们很相爱。

很感人。部长点点头。

评论(13)

热度(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