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品教主

一霸手の合战 十四【完结】

表白不是发起进攻的冲锋号,而是最终胜利时吹响的号角。

  

秦王举鼎,绝髌而亡,李达康这是没有充分吸收历史教训,看着一步步走近的沙瑞金,联系到上次沙瑞金住院他带领省政府全体围观的事,现在后悔也来不及了。

然而李达康何许人也,金山县农妇服毒自尽,一个宗族两百多号人把金山县政府围了,扬言不给个说法就要取李达康狗命,他也没尿裤子。李省长为官二十余年,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如果真有必要,早年他甚至在赵立春跟前表演过唾面自干,为了保住自己的乌纱帽,为了自己伟大的事业,李省长早已锻炼成一名大风大浪坚持航行不翻船的好舵手。

有了光辉的斗争史给自己打气,李省长迅速放松下来,主动招呼:“沙书记。”

老沙坐下“嗯?”了一声:达康同志有话要说?

“我自己闪了腰,不怪您。”

难道我一脸内疚?沙书记想摸摸自己的脸。不过沙书记很淡定地接了:达康同志呀,以后可千万不要乱来了。

是是是,沙书记这话深刻呀,我以后一定注意。李达康一边应着一边笑得乖巧,狗腿得让沙书记有些晃神:这真的是那个恶名远扬的一霸手李省长吗?

早就听说达康同志说自己腰不硬,沙书记眉目含笑地说,看来是真的了?

如今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大丈夫能屈能伸,李达康干脆果断地认错:沙书记,我错了。

沙瑞金一手扶着床头,上身前倾,打量着李达康的脸,那眼神能让李达康确信,沙瑞金没有错过他每一个细微的表情变化:哦?李省长做错什么了?

我不该不配合您的工作,绕过省委决策。

哦。老沙气定神闲。

不过您看,省政府这回努力兜住下滑的GDP,咱能不能就此翻篇?

翻篇是不可能翻篇的,沙书记抱着胳膊:达康省长似乎忘了件事。

照片那事是翻不过去了,李达康觉得这届省委书记怎么又是小心眼呢:“沙书记,您看,上次您住院,我可带了整个省政府的人来看您,还人手一束林城玫瑰,够得上您看我那次隆重吧?”

嘶——沙书记忽然底气就不足了,这事好像是自己开的头。

沙书记沉住气,一脸“我就看你怎么表演”的微笑,询问道:“那我这回没带林城玫瑰,是不是······”

“没事。”果断打断省委书记的发言,省长大人大手一挥,不计较,“您人来就好了。”

“我喜欢您。我看咱俩以后就好好处吧。”

 

沙瑞金起先是不同意的,幸福,啊不是,表白来得太突然,他要先验个货。

李省长腰伤得厉害,只能躺在床上怒视省委书记,任其上下其手,极尽轻薄之能事。

沙书记验完,评论道:李省长这腰,不硬,但是细啊。关于达康同志提议的生活上沙李配,我代表组织准了。

屁,多大脸代表组织。

李省长表示他想收回说过的话,汉东真·一霸手沙瑞金呲着白牙笑道:你在想什么呢?

第二天沙书记就带着整个汉东省委人手一束林城玫瑰来了,还贴心地点了根烟插在呈僵尸状躺在床上的李省长嘴里。

透过袅袅烟雾,看常委们一个一个表达关切,还差一面党旗就齐活了。李省长感到,他的黄昏恋可能有的磨了。

 

陈岩石的一颗老心脏挺过了中纪委的询问,战胜了赵立春倒台的兴奋,却被赵立春教出来的小白眼狼把自家小金子拐走的消息轻易击垮。

沙瑞金去看养父,让李达康就不要凑热闹了,老人家有心结。

“我跟赵立春斗了一辈子,怎么还是觉得输给他了呢?”老陈百思不得其解。

放心吧,赵立春也觉得他输给您了。

事后沙瑞金回想,李达康表白,就是在打他的闪电战,根本不给他反应的机会,这出手风格跟赵立春是一个路数。

老李得意地吐了一口烟圈:我这是被赵立春练出来的,他当年收拾我,反应不快点我早就倒在林城了,哪有机会等你来汉东?

评论(12)

热度(1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