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品教主

【沙李衍生丨罗成x李达康】 密令 2

罗成怀疑夏光远把自己卖了,他这个队友——李达康,人还没来,就先把自己从市长位置上挤下来了。

省上的文件下来,对天州人事做了一次重大调整,罗成同志不再担任天州市长,给他的新位置是天州市纪委书记兼市委副书记。而他腾出来的天州市长的位置,赫然写着李达康的名字。

这跟说好的不一样,明明是派来援助他的救兵,怎么先把援助对象的位置占了?罗前市长的心情犹如被十字军劫掠的拜占庭一样。

他委婉地暗示夏书记:您是不是被赵省长骗了?

夏书记叫他放心,赵立春虽然有万般不好,交易信用还是有的,他肯舍得把他手心里孵化的金凤凰放去天州,就足见诚意了。

 

什么凤凰?

李达康,男,汉族,36岁,汉东京州人,1980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83年参加工作······云市白云区区委书记,云市统战部长,市委常委。

这才一年不到,现在他就是天州市长了。

罗成在省委坐了十年冷板凳,管一个两三个人的办公室,虽然没掌权,远离权力中枢,但高级官员见了不少。他想起来很久以前听过的一个传说,那会儿赵立春刚刚上任常务副省长,到金山县调研,听说他是去给秘书撑场子的。因为他秘书想修路,整个县委县政府都反对。

这个秘书就是李达康。

 

龙福海拿到文件,很和气地拍拍罗成的肩膀:哎,罗书记,省委的决定要拥护哇。

不管你后台是省委的哪位大人物,现在你罗成不过是一枚弃子。龙福海是知道李达康的,这人自从在金山县修了路,之后几年都在地市之间频繁调动刷资历,后台强硬就是不一样,人家不仅明目张胆刷资历,还能骑在你头上刷。

风闻省委先前闹过内战,省委书记与省长素有嫌隙,省长年轻强势,常常在一些重大决策上压书记一头,有架空书记的苗头。

罗成的后台是夏光远,夏氏意志不坚定,缺少魄力,罗成一个孤零零的空降兵不必那么忌惮,倒是李达康的后台赵立春,据说此人势力大脾气硬,还有睚眦必报的毛病,不宜硬碰。

这位小李市长要来刷政绩,就让他来嘛,天州市庙小,他呆不了多久,等他呆够了,礼送出境即可。

李达康到任天州那天,市委书记龙福海亲自率领市委市政府班子的人顶着一头烈日到桥头迎接。

龙福海虽然骨子里傲慢,但场面功夫一向做得足,礼数十分周到。

 

一辆奥迪缓缓开近。车玻璃上反射着灼眼的烈日,看不清车里坐了什么人。

李达康的照片,罗成已经看过。但第一次见到本人,罗成基本确定夏光远被赵立春给骗了。

一个瘦瘦长长的人自己开车门下来,不等天州这边的同志们挪步,就半小跑过来,笑得一脸狗腿,紧紧握住了龙福海的手:龙书记呀,幸会幸会。

这才是新人该有的态度嘛,年轻干部就要向组织靠拢。龙福海向罗成投来神气的一瞥:瞧瞧,这才像话。

这一瞥罗成收到了,心情十分复杂:这个队友不仅把他挤掉了,还投敌了。

 

一二把手握过手,到了市委,龙福海便把四套班子的人一一介绍给李达康。

介绍到纪委书记兼市委副书记,罗成伸出手:“李市长,欢迎啊。”

李达康笑着握住罗成的手,摇了摇:欢迎不欢迎我也得要来啊。

要说不欢迎李达康,罗成排第二,第一是常务副市长贾尚文。老贾已经当了好几年常务副市长了,上一次他以为他能上市长了,罗成空降。这回眼看罗成药丸,老贾开始起了点心思,省委一个文件下来,李达康就来了。

老贾连跟李达康握手都笑不出来。

或许这个小李市长以后的日子也不一定好过,本地官员团结一心对抗一把手的事并不鲜见。

 

接下来一整天,罗成都在怀疑夏光远是不是脑子进水了,给自己找了个只有脸好看的不靠谱公子哥儿来。

远在省会京州的夏书记也着急,他在电话里假装气定神闲地安慰罗成:不要慌,一开始就暴露立场还怎么玩?

挂了电话老夏心里却是慌的:马克思啊,他是不是真被赵立春给骗了?

是不是赵立春相中天州市长的位置已久,苦于无法赶着送李达康上位,专等着自己把市长位置送上门去的?

评论(9)

热度(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