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品教主

【沙李衍生丨罗成x李达康】 密令 4

龙福海有个本子,专记各路需要打交道的官员的个人信息、八卦、政治网络等等。比如,他早就在本子上写下绿豆大的“李达康”三个字,在这个名字下面详细记录了老龙搜集来的关于李达康的信息。

农村出身,XX大学毕业,家庭情况,从政干过哪些岗位,得罪过谁,谁支持过他,铁杆改革派,太子(待考),没什么爱好等语。

今夜老龙又翻开笔记本,在李达康的一串信息下添上一行:第一夜,私会罗成。

写完往前翻一页,找到罗成的记录,在“已被夏抛弃”下写了一行:深夜进入李的房间。

写完这句,老龙眯着眼琢磨:这俩人深夜关起门来说话都谈了些什么?多半是李达康请教罗成关于天州的一些事,市长怎么当吧。总让他俩住天州宾馆二楼不是个办法,得尽快给他们安排好住处,两个省上派来的人物要是团结起来就不好办了。

也该让新来的小市长知道天州是谁的地盘了。第二天市里开处级以上干部千人大会,要把市长介绍给全市处级以上干部,老龙见到李达康,笑问李市长,昨晚跟罗书记处得开心不?

李市长也笑答:哎,感谢龙书记关心。

 

时隔十年再见罗成,李达康其实是失望的。

十年前,他要离开市委秘书处去地方上任,赵立春让他先去汉东大学听个讲座,那个全国优秀县委书记,汉东省的改革明星罗成的报告:去听听吧,这个人红不了多久了,可还是值得一看。

罗成当年是全国排的上号的县委书记,一个受万民爱戴、能在任内把一个县的财政收入翻十倍的改革新星。

李达康带着本子去认真听了罗成的报告,认认真真做了笔记,对这个人的很多提法、做法心有戚戚,多年不曾忘记。那会儿是80年代,录音设备还没有现在这么便捷,由于太过喜欢这次演说,他没能现场记完,听完现场报告,他回去又凭借自己的记忆力补全了。记录和他的批注理解写了二十多页笔记本。

正因为他对罗成抱有如此高起点的印象,再见到本人,得知他在天州当市长,尽处理一些边角小事,为了团结市政府平衡市委书记就已经搞得捉襟见肘,李达康看着眼前这个身材高大、拥有一张充满力量面容的老派改革派,不能不痛心,这人现在就只剩好看了?

小李市长不明白了,跟老赵报告天州情况的时候不忘问这是怎么回事。

赵省长百忙之中给他答疑了:因为夏光远是个坑呗,好伯乐不光要长眼睛,还要喂好饲料,又要马儿跑,又不给马儿吃草,没钱养马当个屁伯乐。

 

小李市长在千人大会上做了一次正式亮相,就职演说除了老三样感谢上级信任、认真学习新情况、不辜负天州人民的期望之外,充满了浓浓的铜臭味,中心思想一句话:要赚钱。

给市政府和各区县画了个大饼,会过四个年龄都比他大的副市长,小市长人就不见了。

接下来龙福海的笔迹记得特别勤快:某年月日,李达康在哪里逛,骂了哪个局的局长,给分管某工作的副市长下了什么命令。某年月日,李达康指了哪座危楼,点了哪座贫民窟,在规划图上圈了哪块地。

此所谓知己知彼,百战不殆。这些高层下来的少爷兵好大喜功,就知道大鸣大放瞎折腾。老龙孜孜不倦地记了几天,发现全城都是李达康活动的影子,他已经把市里一大半的局长骂过一遍,城建局城管局交通局几个部门被他撵得满城整顿市容市貌。

分管副书记上老龙这儿来告状,说这个李市长,嘴上没毛瞎折腾,这些日子整得老同志们官不聊生,您得管管!

 

作为一个稳重的老同志,天州当家作主的老书记,龙福海认为,是时候跟李达康好好谈谈了,但电话一打到市政府办公室,那边说李市长下乡去了。

李达康下乡还是管罗成借的车,说天州路烂,小车底盘低,不适宜开去下乡,还是借你的吉普吧。既然是调研,为人民群众办实事,没有不借的道理,李达康自己开着车,带上当地所有官员都认识的市政府办公室主任洪平安,方便刷脸,走之前还逮住城建局局长说,我下乡回来要是看到垃圾回收系统没规范,街上还是脏乱差,那我就改人。

大体就是这么一个情况。李达康大闹一场跑了。老龙准备了一肚子恩威并施、暗含威胁和圈套的话,只能憋回肚子里。

市委办公室主任马立凤问要不要把市长叫回来。老龙笑眯眯地摆摆手:不用。

这人当官呐,不是好名就是好利,看来这位新市长跟罗成一样,贪慕一个“青天大老爷”的头衔,抵挡不住体察民情、主持公道的诱惑。

哼,群众路线听起来金光闪闪前途无限,其实对绝大多数官员来说都是一条险路,甚至绝路。群众的诉求那么多,其中有多少是与权贵人物的利益有矛盾有冲突的?想解决?那就要先解决权贵及其网络。老龙就是那只趴在天州权贵网络中间的蜘蛛精,随时准备扑上去咬死触动他蛛网的虫子。

老龙甚至不无得意地想,年轻人喜欢标新立异,不讲政治默契,是很容易折在半路的。小李市长啊小李市长,你要重蹈罗成的覆辙就不要怪我了。

评论(16)

热度(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