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品教主

【沙李衍生丨罗成x李达康】 密令 9

天州市公安局关局长最近很忙。

李达康从二十个县调研回来,团结市政府搞了一套城建方案,拿到市常委讨论,常委会虽然有各种类似“太冒进”“摊子铺太大”“没钱搞”等议论,龙福海深谙官场关系网络的作用,不敢太拦着省长的人,只能捏着鼻子通过了。方案通过之后,《天州日报》大肆宣扬龙书记深谋远虑支持市长工作,英明领导天州的各项改革工作,从此天州就要旧貌换新颜了。

然而要发展一个市,城建只是个开头。关局长被李达康拉去街上走了一圈,李市长说,这天州满大街都是闲散人员,治安不太好吧。

哪里只是不好,省报记者几个月前才被黑社会打了黑枪,连前市长罗成的女儿都被黑社会绑架恐吓过。李市长拍拍关局长的肩膀:老关呐,你说社会治安乱成这样,我们的经济还怎么发展?哪个投资商敢把钱放这儿?

比如那个牛所长,成天不干正事就知道骚扰外地商人,有这个功夫好好整治黑社会不行吗?

市长大人要打扫干净屋子再请客,黑社会这种东西是不能存在在市长的视野之内的,有枪的更不行。甭管你背后有哪个大人物当保护伞,只要查到你有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的嫌疑,先抓起来再说。警力不够?那就招人,调入警力,有困难克服困难,务必把天州的社会治安给我搞上去。

最近李达康又成立了一个打黑除恶领导小组,分管政法的副书记都被他拉去干活了。身边围绕的人越来越少,打个电话叫人,十个有八九个一把年纪的大爷大妈都在说“小市长交代的工作还没做完,马上就要的”。老龙更加寂寞。

马立凤指着笔记本上的“李达康战略流程”:调研、城建治污打黑、招商引资、引进产业、产业整合升级······“这还只是第二步,他要走完整个流程。”

一个两个的,真是爱折腾。

老龙嘱咐马立凤管好自己身边的人,不要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坑咯,万一被李达康扫进去了咬你一口,市长来者不善,关局长现在成了他的亲信,你就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

 

龙福海跟李达康讲,李市长,你的住处已经打理出来了,专门给你配了一个保姆,以后啊你就不用住宾馆了,那地方人来人往的不方便,以后就不要在那里住了。

李达康问:那罗成呢?

龙福海说,罗书记暂时继续住天州宾馆,那里的宾馆副经理田玉英同志会照顾好他的。

李达康一问新住处在城市另外一边,就拒绝了:那我找罗成还要跑大半个城,不去。

李达康没有专门照顾自己生活的人,常常到隔壁罗成家里蹭饭吃,跟罗小倩和照顾罗成生活的酒店副经理田玉英都混得很熟,鉴于李达康是罗成的朋友,田玉英也乐意多照顾他一些。

平时都是李达康到罗成家里。一天深夜,罗成被隔壁的声音吵得睡不着,半夜爬起来捶李达康的门,一开门迎面就是浓烟滚滚。烟雾后面五双眼睛盯着他。四个副市长都是大烟枪,五支老烟枪凑在一起,围着规划图抽了五个小时的烟。

贾尚文站起来招呼他:老罗,吵着你啦?

吵到还是其次,这烟雾浓度,你们是不是不想活了?

李达康一拍大腿:来来来,大家把门窗都打开。指挥完又回头问罗成,我们在讨论城市规划,你也是行家,要不要来给我们提点宝贵的意见?

他算了算,李达康该是有奸商本性的,不然为什么自己一直都在被他压榨。蹭车蹭饭蹭劳力,而且不知道李达康对他用了什么麻醉药,他一直都没有被压榨的感觉,如今一回过神来,国土早已沦丧大半。

李达康竖起食指分析:我的主要工作之一就是跟奸商打交道啊。

四个副市长都跟着哈哈大笑起来。

 

罗成第一次看到李达康的家人是八月最热的那几天。一个圆脸年轻人牵着一个八九岁的小姑娘走进天州宾馆,见到李达康,小的那个还没动,大的那个就嗖地窜上去往李达康身上一挂,像一只大面口袋:李哥,我把佳佳给你带来了。

小姑娘一脸不情愿地伸出两条胳膊,李达康赶紧把她抱起来。

李佳佳长得很像她爸爸,如果不是亲眼所见,罗成会一直觉得李达康是石头缝里蹦出来、又像石头似的在这世上无所羁绊地生活的。

那个圆脸年轻人就是赵立春的儿子赵瑞龙了,这次随京州商团来考察的,商团里还有主营酒业和食品的大路集团老板王大路,李达康在其他地方结识的一些开发商,今天天州市政府有一个酒会,李达康要去参加。

几个相熟的开发商纷纷过来跟李达康握手,净说一些好久不见十分想念的肉麻话,更有甚者,说自己每次数钱的时候最想念李市长。

想起上次李达康揶揄他美女缘不错,罗成戳戳李达康的胳膊,凑到他耳边低声说:哟,李市长男人缘不错啊。

这人看着老实,咋这么记仇呢。李达康也低声在他耳边说:是啊,我跟你关系也不错。

大概今天的气温太高,他的脸好像被夏季的热气烘热了。

 

九月,罗成到京州去开了个会。省纪委吕书记是罗成多年的朋友了,俩人一起吃过饭,谈了不少工作,吕书记表示省上近来很重视纪检工作,天州有一些现象已经引起省委领导们的注意,所以啊,罗成,你要好好干。

评论(9)

热度(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