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品教主

一个丧心病狂的故事 1

非常、极其丧病,ABO。

 

那个老爹盼了三十年的金子哥终于回来了。

陈海和侯亮平从没见过这个神秘的哥哥。他们对他全部的印象来自他俩的爹——陈岩石。

小时候看陈岩石翻看家里的老相簿,指着一张小小的老照片,那上面是一个穿军装的大眼睛年轻人,扛着枪,站在北方积雪的地上咧开嘴笑着,这就是金子,沙瑞金。老陈说道金子哥就惆怅:那年他回汉东探亲,我和你们妈千挑万选给他挑了个好姑娘,本来还谈得好好的,都准备定个日子宴请亲友了,谁知道你哥突然连夜赶火车走了,从那以后就断了消息,不知道这孩子有啥想不通的。

老陈想不通。

他回忆了很多遍沙瑞金离开前的情形。金子从小就不是一个外向的人,心里有事都不说,聪敏归聪敏,就是不大能跟人交心,他和老王一直都很担心这个孩子老了打光棍。那年好不容易趁他回家探亲,他和老王,还有小不点陈阳一起,给金子物色了一个般般件件无可挑剔的对象,他自己也是满意的呀,可是事到临头人却跑了。

他为什么跑?

老陈只记得沙瑞金不辞而别的前一天晚上,一夜未归。第二天清晨,老陈出门去市公安局撞见他慌慌张张地回来,因为忙着抓严打,老陈也顾不上询问他怎么回事,准备晚上吃饭的时候再说。但老陈没想到这是他最后一次见到沙瑞金。

要是当时问清楚为啥就好了。

老陈第一时间怀疑沙瑞金是不是在外面闯了什么了不得的大祸,非要跑路不可,可是那几天京州风平浪静。

唉,这孩子一直都挺孝顺的,虽然不是亲生的,但哪有孩子不要父母的?老陈有时候自我安慰。这孩子不是严打进去了吧?不会是架机叛逃了吧?不会是战斗阵亡了吧?

 

爸,您能想点我哥好吗?陈海是亲儿子,跟他爹说话就不需要像沙瑞金那样讲究。

陈岩石家里情况有些复杂。他有四个孩子,老大沙瑞金,老二陈阳,陈海和侯亮平谁大谁小他说不清楚。

因为侯亮平不是他亲生的。他从来没隐瞒过小猴子。

你和陈海同一天出生,是我和老王在京州O幼医院抱回来的。

老陈当年骑着二八大杠风驰电掣杀进京州O幼医院的时候陈海已经出生了。看过媳妇,护士把他带去看孩子,老陈看到两个男孩子喜不自胜,左手报一个,右手抱一个,被护士冷冷地提醒:陈局长,右边那个不是你的。

不是我的是谁的?

没人要的。

一个未婚、alpha不知何许人也、在校学生omega生的。

世道浇漓人心不古,这才改革开放几年呐,现在的年轻人,资本主义那套好的没学到,坏的倒是学得飞快。

大人有错,孩子是无辜的。既然是没人要的,那就算他的了。老陈想了想,他要是不收留这孩子,不知道以后会落在谁手里,万一养父母苛待,也是造孽。

1984年夏,老陈和老王一人抱一个孩子回家,告诉陈阳:你有两个弟弟了。一个是陈海,一个是侯亮平。

因为老陈抗战有个姓侯的战友牺牲了,牺牲的时候他才十五岁。所以小猴子你就跟他姓好了。老陈愉快地轻轻晃动着怀里的侯亮平,对小婴儿说,我带你金子哥回来的时候也是这么做的。

可是金子哥啥样,陈海和侯亮平一直没有见过。

但当他们不做作业的时候,上房揭瓦的时候,弄哭隔壁陆亦可的时候,老陈教训他们就会说,你金子哥比你们省心多了,从来不用我们管。

侯亮平不服:爸,你是编出来哄我们的吧?

我哄你们干什么?

陈海帮腔道:是啊,爸,到底有没有这个人?

怎么没有!这,照片都在呢!不信你问问你姐。

陈阳在旁边乖巧地点头:有。金子哥人可好了。

所有见过金子哥的人都夸他好。

晚上侯亮平悄悄爬到上铺,摇了摇陈海:哎,你说金子哥是不是在外面有了媳妇忘了娘?

一定是的。这算哪门子好人呀。

老陈总说,今年春节他会回来吧?念了好多年,陈海和侯亮平像双胞胎一样长大了,上大学了,参加工作了,结婚了,金子哥都没有回来。

后来侯亮平和陈海都当这个人已经不存在了。

这时候他回来了。陈海看了看在副驾驶睡着了的老父亲,睡得格外香甜,格外心满意足。以前他真是误解了爸爸,陈海拨通侯亮平的电话:猴子,金子哥回来了。

“对,我爸刚刚才告诉我的,他跟金子哥打电话了。你猜他是谁?”

侯亮平在电话这头瘪着嘴摇摇头:我怎么猜得出来,别卖关子了,你直接跟我说了吧。

他真的是汉东新省委书记。

你说什么?猴子猛地站起来,怎么不早说?!


评论(14)

热度(1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