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品教主

一个丧心病狂的故事 17

亲,您这是遇到了真爱,请务必珍惜[/害羞][/害羞]

``````

呵,沙书记见过的诡辩高手多了去了,秦城的那个高育良知道吗?

沙书记下车前给白秘书留了工作:把这家店给我投诉下去。

白秘书露出职业的微笑:好的,沙书记。

门是杏枝开的。杏枝在李达康的熏陶下,平时也会看看汉东卫视的新闻,偶尔还能看到她哥的身影,门口站着的这位一脸大领导营业笑容的陌生男人杏枝一眼就认出是沙书记从电视里走出来了。

沙书记很礼貌地问:达康在吗?

叫的是“达康”,不是我俩不熟的“李达康”,也不是满嘴官腔的“达康同志”,沙书记这是明显不拿自己当外人啊!

关于她哥和沙瑞金那点传闻,真真假假的杏枝听了不少。前些日子她小心翼翼地跟李达康打听。李达康当时笑得有些小得意:你从哪儿听说的?没有的事儿!

杏枝因此对她哥和沙书记正在发展深入关系深信不疑。今天这是对象登门了?

沙书记仪表堂堂,资质雍容,比新闻里好看多了,杏枝十分满意,想不到她哥那个工作狂晚来竟然寻到了这样好的一个老伴。有些人总要受上天独宠一些。像她哥,小时候就是村里的神童,学习工作样样都比人强,一身坏毛病一样能找到第二春,

李达康是不会按时下班的,杏枝忙把人让进去,说马上给李达康打电话。

沙书记阻止了她打电话的动作,笑得大有深意:我要给达康一个惊喜,你不要跟他说,我就在这儿等他。

那语气神态,“你懂的”。

 

送走沙瑞金那尊大佛,赵东来又一次面临一个艰难的选择:主动自首庶几可以挽回李书记对自己的信任,难免有首鼠两端的嫌疑。等李达康兴师问罪再泣告书记大人驾前,却又悔之晚矣。

根据京州交警提供的情报,沙书记的车朝市委宿舍那边开去了。看样子沙书记是要去找李达康的麻烦了。要论单打独斗,李书记那瘦瘦的小身板怎么可能是沙瑞金的对手。

赵东来给小金发了条微信,问李达康在干嘛。小金回复:突袭光明峰。

赵局长愁眉不展,十指交叉握紧,盯着眼前的手机一动不动。这电话是打还是不打?

还在犹豫的时候,王国风把侯亮平带进来了:局长,侯局长找你。

王国风把侯亮平让进去,带上门让他俩单独说话。侯亮平今天来不为别的,一落座就单刀直入:东来,你是不是知道我的亲生O是谁?

这都什么事啊!你们一家三口都不带消停的吗?赵东来装糊涂:你不是在查吗?

我查了啊!查不出来。他用了假名字假身份,后来再也没有出现过,根本查不出头绪。就算知道了他是男O,当时是学生,京州有五十多家高校,你要我从哪儿开始查起?

傻,他要是让你随便就查出来了,他还能当书记?赵东来颇为得意,检察官办案就是不行啊。

根据我的推测啊。侯亮平开始跟赵东来分析,他留的那个化名张小花,这个名字一看就不像是文科生取的,没文化没内涵没情趣。一个男人取了个女性化的名字,我估计啊,他可能有点娘,学历也可能不高,可能是农村来的。

侯局长一连三个“可能”让刑侦高手赵东来目瞪口呆:侯局长,您能说他点好的吗?

他的宝贝书记被说成学历低、技校生、村俗的娘炮,就算你是他亲生儿子也不行。

侯亮平歪着头问他:你认识他?

不,不认识。言多必失,赵东来选择闭嘴。

那你那么着急干嘛?

不是,赵东来觉得自己很冤枉,人家毕竟生了你,你怎么老往坏处去想他?

侯亮平点点头,有道理。他想起自己带队去捉拿赵德汉那天晚上,虽然早就知道赵德汉另有窝点,但他特别喜欢看赵德汉装无辜的样子,看腐败分子最后的嚣张。

此时此刻,侯亮平对面望着赵局长那张正直单纯的脸,回味起那一句“我一分钱都没敢花”。

那个生他的O,赵东来八成认识,而且对那个O很尊敬。他调查了赵东来身边所有五十岁左右的O,已经基本确定嫌疑人。

这个猜测有点大胆,他一开始把自己吓到了,看了一套网络作家张小花的著作冷静了好几天才决定动手。

 

李达康忙完工作回来,已经晚上9点了。家里冷冷清清的,叫一声“杏枝”没有人出来。

“我给她放假了。”

身后突然响起了沙瑞金的声音。

李达康吓得一激灵,下意识就想开门冲出去,却一头撞进沙瑞金怀里。沙书记眼明手快,一手挟住李达康,一手关门落锁。

李达康很慌:“沙瑞金你想干嘛?”

“收拾你。”

“我招你惹你了?”

“收拾你还要理由?”沙瑞金冷笑一声。


评论(24)

热度(114)

  1. ちち九品教主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