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品教主

【沙李衍生丨罗成x李达康】 密令 11

天气转凉,入秋气温一天天降,罗成开始在早晨城市还没开始工作的时候跑步。夏天破旧的垃圾桶和灰扑扑的街道已经改头换面,梧桐叶子开始落在黑化的道路上。

李达康每天都回得很晚,早上必定睡到7点,早两分钟吵醒他都不行,但七点闹钟一响,无论昨天睡多晚都能从床上迅速爬起来,穿裤子,套衬衫和外套,有重要活动还会打上领带,然后就是洗漱吃饭。

罗成对李达康的作息习惯比任何人都熟悉,缘由自然是他俩现在的状态与同居差不多。以致后来被赵省长用充满圈套和阴谋的话语盘问,罗成同志对天发誓,他真的只是因为看李达康每天早上不吃饭上班,偶然,注意,是偶然大发慈悲邀李达康一起吃饭的!是同志之间邻居之间再正常不过的日常往来,不存在任何不良居心,绝对不是与吕书记合谋“抓住赵省长的命根子”,至于李达康为什么从那以后天天去他家吃早饭,那不是他的锅。

为官多年,深谙人情礼节严守个人操守,李达康却没跟罗成见外过,看准了这是个予取予求的主,天天去罗成家吃早饭,搞得龙福海对他俩究竟在阴谋搞啥忧心不已。

其实也没什么阴谋,早餐桌上偶尔会谈一些工作。

罗成捏着一只包子一边吃一边问李达康,上回带佳佳来看你的年轻人真是赵省长的儿子?

是啊。李达康挑着咸菜回答。罗成提这个问题他一点也不奇怪,很多人都这么问过。人们都觉得老赵何等人精,怎么会生出一个傻脸儿子来,尤其是赵瑞龙笑起来一股天然的傻气往外冒。

别人不了解,李达康不可能不了解,十几年前赵瑞龙还是个小屁孩的时候他就带过他了,赵瑞龙可不傻。

提起赵瑞龙,李达康不知想到哪里去了,罗成看到他眼神飘忽,显然是走神了,问道:我记得他上次跟京州商团一起来的。赵公子现在经商,有没有在天州投资的打算?

提到这个话题,李达康马上变得警觉起来,然后淡淡地说:他不来这儿。

现在天州还是龙福海的后花园,在天州这个池子里游荡的是龙福海的儿子。就算日后老龙倒了,赵瑞龙想来,也得等李达康调走。

调走之后呢?罗成一边咬包子一边想,李达康在天州完成任务之后大概会调去一个赵省长精心为他准备的主要经济城市,多半就是吕州,京州也不是没有可能。据他了解,赵瑞龙大学毕业后主要在吕州和京州活动,他肯定会在李达康的地盘上做生意的,这是赵省长为他的两个继承人准备的配套战略。

精明如李达康会不明白赵省长心中所想吗?

不会,他可心如明镜呢。罗成不愿意往下想,如果有一天赵立春要求李达康用他手中的权力配合赵瑞龙的事业,李达康能否拒绝对他提携有加的赵省长。

于是罗成换了个话题,问李达康:听说市政府准备重组高新技术开发区,政府方面准备派主管工交财贸的副市长高配管委会?

李达康笑道:哟,老罗,纪委消息灵通呐。

这个是不是你的想法?

是市政府班子的打算,按照惯例,魏国副市长也是合适的人选。

这位同志······罗成仔细斟酌用词,语速放得很慢,让李达康足以嗅出不寻常的气息:这个人不行吗?

我也应该跟你通个气,罗成说,这位同志暂时不要负责重要工作比较好。

管它什么市政府班子本土派的意见,李达康说不,副市长们难道能拱翻天。

副市长魏国的落马来得比预料中的快,成了李达康空降天州之后天州第一个被双规的厅局级干部。副市长少了一个就意味着分管工作压力的转移,加上天州城建工作正在大力开展,各种工程赶着上马,农村产业升级也在强力推进,所有工作都在快马加鞭地赶,这个时候倒了一个副市长,李达康只能憋着把任务重新分配了。

罗成整军再战,剑一出鞘就干净利落地斩落了一个副市长,巨额受贿落实得铁板钉钉。比起主持政府工作,纪委更适合罗成,李达康如是判断,魏国只是个开始。

副市长这一倒,与他有所牵连的人也少不了,倒多了没人做事政府也会头疼。魏国手太长,犯的事太大,是那种想救都不能伸手去救的。其他小虾米情节不算严重的可以挽救一下。怎么挽救?去找纪委罗书记,主动交代违纪事实。

李市长对罗书记扔下一句“你办事,我放心”就跑黑三角开发区搞监督煤矿资源整合进度了,这次他找的冤大头是省管国企汉东能源公司。

罗成当天州市长的时候,与龙福海最后一次交锋是讨论关停黑三角的黑煤矿,老龙不同意,市长和书记在常委会大干了一场。大干一场的后果就是,罗成从市长位置上滚下来,上面派了一个后台强硬的李达康来摩擦老龙。

如今他坐在纪委的位置上,纪委是一个费力不讨好,越是敬业越难获得好评的岗位。从市长到纪委书记,人人都看出他是落败的一个,在官场上保持强烈的自尊心是不利于仕途发展的,但他当时宁愿被调走,哪怕回省委那个处于被人遗忘的边缘的办公室,也强过强颜留下。可身在体制内,他没有拒绝的权力,人人都是一颗螺丝钉,哪里需要就被装在哪里。

刚刚接触李达康的时候,罗成很难喜欢他。但现在不得不承认,这个人确实是领导政府的天才,他当市长比自己干得好。

但是,纪委也是一个有趣的工作,做起来不比市长差。

评论(8)

热度(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