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品教主

【罗成x李达康】密令 13

龙福海希望李达康倒霉。在老龙丰富的脑内世界里,为李达康设想了多种多样的倒霉方式,比如被病魔所困,仕途夭折,看李达康这个工作强度不是没有可能;比如在工作中发生意外,因公殉职身覆党旗,李市长好好的办公室不呆着到处跑可不就大大提高了意外的发生机会;最为理想的一种,就是赵省长这位巨人倒台,伟岸的身影砸在李达康身上。
为了最后一个设想能够实现,老龙上下做过一些微小的活动,吹吹风,点点火,播点种子,万一哪天东风来了呢?
但在老龙数不清的美好设想中绝不包括李达康在天州地界上被不法分子打黑枪。
关于市长被人打黑枪的事,按照市长躺在救护车上抓着秘书的顽强指示,天州市政府对外严格封锁了消息:千万千万不要把投资商吓跑了。
市长都能被人打黑枪,谁敢把投资放这里?李达康忧心忡忡地想。
洪主任深刻领悟领导意图,抓着李达康的手拍了拍,以示安抚:李市长,您放心,一个也跑不了。
次日李达康缺席了招商会,市政府对外宣称市长下楼梯摔伤了腿,已被送陆军医院骨科治疗。
李达康被送往京州治疗之前跟罗成道别,带着视死如归的表情,拉着罗成的手反复叮嘱:老罗啊······你一定要帮我照看好天州,绝对······
绝对不能让开发商跑了。罗成一接到消息就跑来了,气都还没喘匀就匆忙接话。
此时李达康已经脸色苍白,衣服上沾满血迹,身上乱七八糟的扎着纱布,纱布上绽开了一朵朵血花,他挣扎着说:还有······
推行的政策绝对不能停,我会支持其他同志的工作的。
我还······
放心,我跟关局长会帮你报仇的。罗成一边把李达康的爪子撸下来一边劝慰。
不是,李达康死死抓住罗成的胳膊,像抓一根救命稻草:我害怕······
罗成温柔地抚摸李达康毛茸茸的头发,神色慈爱:别怕噢,手术会打麻药,完了我会去看你。
李达康的头毛摸起来非常柔软,摸起来手心痒痒的。但院长不要罗成摸,一边不耐烦地看表,一边指挥医护人员把罗成轰走:“别磨叽了,快把李市长抬走。”
罗成只能站在医院门口看着李达康被装上救护车载走。
他在原地站了好久,直到一个戴眼镜文质彬彬的中年男子拍了拍他的肩膀。“罗书记,你好。”汉东能源集团老总向他伸出手,“久仰久仰。”

李达康说他害怕,不是怕疼,男子汉大丈夫头可断血可流,哪怕被枪打了也能咬牙熬过。
他是怕赵省长。每次在外面捅了篓子,赵立春给他擦屁股交学费的时候都会咬着牙唠叨:我当初就不该放你下去,你要是不下去锻炼,就不会犯xxxx错误,我就不会为你操这份闲心。
和赵立春预想的一样,李达康手术后神智恢复清醒,第一反应并不是感动于赵省长亲来探望,而是问:汉东能源公司······
老赵一脸嫌弃地告诉他:X总跟我汇报过了,天州煤矿开发的意向不会变。
李达康如释重负。
赵省长在病房里翘着二郎腿抽烟,悠闲地享受着难得的吞云吐雾时光。
“病房里不能抽烟。”李达康歪着头闷闷地提醒他。
赵立春点点头:“你放心,我不会给你抽的。”
李达康悲愤地转过头去,不看他。
天州市长被枪击,虽然对外封锁了消息,但在汉东党委和政府内部却掀起了不小的风浪,省纪委书记率领工作组亲临天州,夏书记高度重视。
据汇报,龙福海已经到了京州,这会儿估计正在夏光远办公室。老夏自从得知李达康被人用枪打了,见赵立春都是战战兢兢如履薄冰,原来气势已经矮了一截,现在更像老鼠见了猫。
在夏光远心中,他那个令人芒刺在背的二把手变得更加阴沉暴怒,难以预测了。这份惶恐不能让老夏一个人担了,于是他把它分享给了龙福海。
枪击李达康的不法分子很快被捉拿归案,老龙知道这个人的身份时更加头大:马立凤的小弟马小波,认定大哥马大海是被李达康授意抓进去的,加上被一些事件的刺激,发起了对市长的报复。
报复的结果就是李达康的肩上挂了个海星似的疤。关于他被枪击的事,大家都帮着他隐瞒欧阳菁和李佳佳,李达康有时候疼得满头大汗还要应付欧阳菁的电话。
老赵抽着烟冷眼看李达康狼狈的模样,等他挂断电话,才幽幽地说:有没有人告诉过你,你的婚姻就是一个错误?
有,老易。李达康想了想,还有罗成,他说我结婚就是祸害人家。
想到罗成,李达康有点幽怨了。这几天小李市长被各路人马轮番探望,病房前每日门庭若市。龙福海和天州四套班子不消说,就连夏光远,也在赵立春虎视眈眈的视野下前来看望。不是说好手术后就来看他的吗?怎么现在人影都不见一个?

评论(10)

热度(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