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品教主

黄昏 1

重写,ABO,以及一定要把坑填完。

 

从中央火车站出发到汉东站,大约要花上三天时间。这次派去汉东的督查组有二十几个,由稽查特派员带队,与北方高原的冷风一起南下。车到半途,零星的雪花打着旋儿飘落,凛冬已经来临。

ABO解放组织首领李达康出版了他的《ABO人类史》,然后秘密回国,在南方革命省份建立据点,稳固革命政权,他在北方也不乏信徒。

革命像瘟疫一样在各省传播。国家对外战争已经过了最初的阶段,敌我双方陷于胶着状态。中央急于休战以便调回军队稳住局势,逼迫各省总督出兵围剿李达康,但对面政府看穿了中央的恐惧,并不打算轻易放过对手,在谈判中提出了一系列苛刻的停战条件。

这些条件一旦接受,爱国主义的情绪将促使更多人站在革命派一边,任何一个政府都不会乐见革命在自己治下发生。

此值内外交困之际,中央不得不再度扩大地方总督们的权力,督促他们堵截李达康和他的ABO革命,同时派出督查组到每一个省监督工作进程。

那些已经透露出拥兵自重倾向的总督们真的会在意吗?督查组的人也心存疑惑,他们知道,李达康和他的信徒们也在不遗余力地争取总督们的支持。

督查组组长的包厢走进来一个年轻的军官,进来时向他敬了个礼,自己便坐下了,好奇地问组长:“您在看什么?”

组长扬了扬手中的小册子,封面显然被脏手摸过,灰呼呼的:军队收缴的小册子,李达康的异端邪说。

“发小册子的人呢?”

“枪毙了。”

“您看这个干什么?”

组长说:了解我们的敌人,这是我辈的使命所在。

军官用嘴边明显的讪笑表明了自己怀疑的态度:您研究李达康六年了,能有汉东总督了解他?

组长竖起一根手指,压在嘴唇上:我们不要谈这个好吗?我提醒你,沙瑞金在汉东经营十年,兼领两省总督,汉东是他的地盘,你说话给我小心一点。

军官举起手,表示投降:是,舅舅。

我就不该带你来。到底年轻人做事轻浮,组长的语气里带了一丝不高兴,更不该把行动的目标告诉你。

军官笑道:您要是不告诉我的话,我可不愿意杀沙瑞金。于公他现在是我们的国家的英雄,于私我从小就认识他,尊敬他,他算是您的老熟人了。

也正是考虑到这一层,中央才会派组长来。他有着很强的荣誉感,跟沙瑞金很熟,但关系并不铁,这个距离刚好合适,既能让沙瑞金放松警惕,又不会担心给他通风报信。组长想到安排背后的用意心情就很复杂,既有一种被委以重任的愉快也有被利用的恶心,可事关原则问题,他没什么好犹豫的:我跟沙瑞金的确认识多年了。当年元老们领养他的时候我还在场,他还当过你的教官。但是沙瑞金为了一个omega当了叛徒,帮助李达康叛逃海外,暗中支持ABO革命,已经背叛了他的的养父们,背叛了国家,这是不能容忍的。

 

早先接到南方动乱的消息,沙瑞金立即从边区启程,赶回京州,同时抽调军队回镇汉东。启程那天边务官易学习亲自给他牵马,嘱咐他回去好好养病,汉地交通便利,物品齐全,不要再仗着alpha身体好就瞎折腾,白白延误了病情。

毛娅快活地捅捅老易:你还说我婆婆妈妈。

在老易看来,威风凛凛的汉东总督无非是一个没人照顾的单身alpha罢了。

总督十分委屈:还不许alpha生个病,只许永远健康呐?

白秘书在旁边无声地咧嘴笑着,连连答应易学习夫妇,一定保护好沙总督的安全,照顾好总督的生活。

冬季高原驻军条件艰苦,传说今冬会是百年以来最寒冷的一次寒冬,老易向沙瑞金保证,一定会守住西境,请总督放心。

老易有一张正直朴实的脸,由不得你不相信他,他的承诺是有分量的。

易学习,沙瑞金揽着易学习的肩膀,两人在督署外的旷野上走着,毛娅和白秘书站在原地看他俩走远。走到一个差不多的距离,沙瑞金问老易:我这次回去汉东,过不了多久就要跟李达康交战,李达康要是赢了我,你怎么办?

沙瑞金的手还揽着他的肩膀,突然问出这个问题,易学习先是一怔:您怎么会输呢?

这世上什么事都可能发生,我也没自负到自己永远不败的地步。别扭扭捏捏,快回答我,实话实说。

我一个边务官······

手下有六万军队的边务官。沙瑞金纠正道。

是,您说的对。易学习笑了笑,眉宇间并不舒展,连连点头称是,我也只有六万人,只能做好我边务官的职责,您是总督,我要听从您的命令行事。

朔风吹在脸上,刀割一般的寒冷,沙瑞金望着远方的群山,山上飘着丝绒一般的旗云,昭示着这是一个适宜出发的好日子,他搭在易学习肩上的手掌摇了摇老易的肩膀,拍了两下,亲热而信任:汉东局势若是失控,你就驻守打箭炉,一定稳住局势。老田在西边,你们互相照应准备,到命运需要你抉择的时候,我相信你会有所判断。

话里的意思易学习明白了,他皱着眉头问:“您真准备跟李达康打吗?”

沙瑞金笑了笑,没有回答。

 

中央要派人来解决问题,汉东安全局局长程度是汉东第一个知道的。

在这次行动中他也有一份重要的任务。

程度对李达康一点都不陌生,甚至在从事情报工作以前就留意这个人了。并不是出于爱慕,而是因为这个人代表了他的出身。在这个alpha门阀世家垄断仕途的社会,李达康无疑是一个异数。他出身下层beta家庭,被前任汉东总督赵立春看中,一路栽培提拔,当上汉东省政府委员兼任省会京州市长。

李达康曾是很多寒门出身的alpha的梦想,至少在汉东是。也是出身beta家庭的程度的梦想。不知有多少是被李达康启发的成分,程度毕业后,没有和其他alpha同学一样去从军,而是加入了汉东安全局。他在安全局等来了赵瑞龙,顺利成为赵公子喜欢的小小心腹。

大雪下得越来越密,树木被霜雪冻成蓝灰色的一片。安全局阔大的玻璃窗户紧闭,程度坐在他的位置上看外边纷纷洒洒的雪花。安全局局长的办公室不大,座椅背后挂了大幅的地图,侧边墙上则用钉子钉满了照片、剪报和笔记。

照片上都是同一个人阴郁的脸。每天上班时间照片上的李达康们就在这面墙的一角看着程度,毫无笑容的脸在黑白照片中显得更加阴郁而且深不可测了。

以前高育良说过,人生就好像老天爷下雨,你以为雨点是随意落在地上的,其实在雨水降落的整个过程中,云的位置、风向、雨滴本身的重量早已决定了雨会落在哪里。

高育良是个人物,死到临头了还能慢吞吞咂摸出一番哲学感悟来。大教授出身的议长有一颗善于摆弄道理的脑袋,然而这颗宝贝脑袋只消一颗枪子就没了。

汉东大清洗几乎清洗了汉东本土派全部的力量,只有罪魁祸首李达康却逍遥法外。

那本来是属于他的一条大鱼。当得知李达康跑了,程度比谁都恨,一向禁欲克制的他买了买了两瓶烈酒,开车到郊外的野地把自己灌了个烂醉,拔枪乱射了一通。

他迫切需要用来立功,打破现在天花板的的大鱼,从他眼皮子底下溜走。十年来程度做梦都想抓住李达康。

他一直深信冥冥之中有一种力量在把他和李达康联系在一起。

程度一直知道赵立春的alpha儿子赵瑞龙喜欢李达康,小赵公子总是情不自禁地靠近李达康,黏着李达康撒娇。赵公子少年时候自己都察觉不到自己的情感,当他想明白自己对李达康的感情,还为自己喜欢一个alpha而疑惑不解。

赵公子是什么德性,程度比谁都了解,他还为赵瑞龙把过一次门,在门外听一个漂亮omega痛苦的叫声。门的隔音效果不好,那个Omega叫得很大声,把门外的人都叫硬了。程度站在门外放任自己神游,但屋里传来的暧昧声音让他止不住联想,赵瑞龙会不会对李达康也干这种事?

怕是不成。李达康这个人强势,雷霆作风,赵瑞龙在他跟前软得像一根晕头转向的无毒蛇。

恍惚中,他看到李达康一身黑衣大步跨上汉东省政府楼前的大理石阶梯的样子。他应该是嫉妒了,竟然爆发出一种渴望赵瑞龙也这样对那个人的想法。他想要看那个高傲的幸运儿这段一双长腿,坠落在污泥之中的样子。

命运听到了他埋在脑内的声音,让他在监听中听到赵家父子对李达康的议论。赵瑞龙战战兢兢,赵立春怒不可遏。

省委委员不是妓女,是你想上就上的吗?以后汉东总督是委员互选,李达康将来可能会当上汉东总督。

“我警告你,不要对你哥出手,如果你标记了他,我、我们全家也会跟着一起完蛋明白吗?”

因为被监听捕获,赵立春这句话改变了很多人的命运。

赵家真的完蛋了,李达康本来也该一起完蛋。

在李达康出逃的这近十年中,程度一直都没法相信他是omega。

包括现在。虽然已经证明李达康是沙瑞金的Omega,但联想到记忆中李达康的形象,仍无法把他与一个柔媚诱人的性别联系起来。程度想要亲自去证实。

评论(16)

热度(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