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品教主

黄昏 4

我已经忘了我在写处朋友了

------------------------------------------

  

这个消息过于震撼,他之前没听过。犹如一盆冷水兜头浇下,暖熏熏的酒意一扫而空,但在郑勖面前赵东来不得不继续配合演下去,干笑两声:跟我开玩笑呢?

但郑勖的表情是认真的:这个事就连沙总督都不知道,中央当时派他下来拔除赵立春在汉东的影响,他也没料到事态会如此发展。不过李达康是怎么被发现的,属于情报上的小细节,不大被提起,对我们大家来说,认准赵立春就行了。

谈到兴起,郑勖还总结了一下教训:所以说,秘密不仅不能说出来,更不能被写出来。像我以前在安全系统工作过,很多对我们而言的常识禁忌,总有愚人不当回事。

其实赵立春和李达康之间没有任何问题,中央心知肚明,但赵立春为人太过狂傲,合该背这口黑锅。

这顿饭的尾声,郑公子隐隐透露出想要拉拢赵东来的意思,言语间透露出亲密和信任,吃完饭还亲自送赵东来回家,依依作别,约好改日再聚。郑公子上车时还不断回头劝赵东来进去吧,好像很舍不得的样子。

深夜,女管家把沙总督从睡梦中叫醒,赵厅长来电话,说有要紧事汇报。沙瑞金无奈,只得起床拿起电话:“你是要跟我汇报郑勖找你的事?”

电话旁边放着一只玻璃花瓶,里面插了一把鲜红娇艳的玫瑰,沙瑞金拨弄着受过霜雪冻伤的玫瑰,听赵东来讲今天郑公子都说了什么,暗示了什么。

虽然现在全汉东都在关心几个邻省的情况,但赵东来感到,郑勖的态度不同寻常。他想当面去给沙瑞金汇报。

除了赵东来和沙瑞金,今夜总有几个人睡不着。

王师范坐在办公桌后,台灯的光只照到他肩膀以下,他的脸藏在黑暗中,看不真切。台灯的光照在他保养得不沾人间烟火气的双手上,一双属于文人的手十指交叉握紧放在桌子上。

“回来了?”语气不咸不淡,听不出是喜是忧。

“是啊,不小心把话说多了,聊太晚。”郑勖一边脱斗篷,一边抱怨南方湿冷的天气,他把斗篷挂好才问王师范:“有人来电话吗?”

“有,你三叔,他让你和沙瑞金处好关系,看来是想把他家里新分化的那个omega送出去。”王师范皱了皱眉头,懒于掩饰自己的不屑,“他不知道绯色黄昏,还惦记着汉东总督呢。”

郑勖有些不自在,解释道:他家没有分化出alpha,难免要多操心。天太晚了,您快去睡了吧。

说话间,电话就响了。郑勖在王师范的注视下拿起听筒。

“有动静了吗?”

对面嗓音低沉稳健,隐隐流露出克制不住的一丝兴奋:您前脚刚走,赵东来就打了一个电话给沙瑞金。

郑勖从对方兴奋的情绪里捕捉到了重大情报的气息。“他们说什么了?慢慢说,一个字都不要漏。”

王师范推了一个笔记本到郑勖面前,递了一根铅笔给他。

这一通电话打得很长,沙瑞金没有让赵东来半夜大老远地赶去总督府汇报,只让他在电话里说。郑勖在笔记本上密密麻麻地列满了赵东来和沙瑞金的通话的内容,最后,郑勖向对方确认:赵东来没跟沙瑞金讲赵瑞龙那个事?

没有。

那就是说,我们的工作量要加大了。人手够用吗?

受南方暴动的影响,总局用这个理由派了不少人手,请您放心,我们能完成任务。

 

赵东来当年能免受李达康的牵连,躲过汉东大清洗,有沙瑞金保护他的因素在,他曾向沙瑞金发过誓,他会像忠于李达康先生一样忠于沙瑞金总督,替李先生保护好沙总督的安全。

自从督查组来了汉东,总有一种难以描述的不安感萦绕着赵东来,他隐约觉得事情并不简单。

尤其是次日下午他开车路过安全局办公楼前面时,这种感觉更明显了。

安全局自设立以来一直都是垂直管理,不受地方节制。从职权分工算,沙瑞金和他都管不着安全局的工作。但由于种种客观因素,比如经费人手不足等等困难,安全局在地方上扮演的角色又得与当地的生态环境相结合,活动办案不得不依仗地方的力量,因此局长对地方主事的官员总得客气几分。

汉东安全局长期以来都保持了极为低调的存在感。之前的一个老局长干了很多年,宁可带尿袋上班也拖着不想下来,直到今年拖无可拖,才派了一个人到中央学习两个月回来接班。现在的局长名字叫程度,因为工作上曾发生过交集,赵东来认得他。

程度看起来是一个沉默寡言郁郁不乐的人,跟他的出身和职业有一定关系,身上带着明显的穷苦出身的alpha身上的谨慎和压抑。赵东来不喜欢他,一种本能的不喜欢。较之整个国内环境,汉东尚算开明,即使如此,出身beta家庭的alpha能身居高位的可谓凤毛麟角。赵东来也算一个。

世道对beta和omega很残忍,对出身底层的alpha更加残酷。要么从军成为国家扩张政策下的一颗微不足道的炮灰,要么从政沉沦下僚,连个匹配的omega都娶不到。沙瑞金曾经开玩笑说自己不过是一个高级一点的炮灰来的。

现在汉东安全局局长的办公室墙上贴着李达康的照片,据说是程局长专门用来警示和鞭策自己的,他把李达康叛逃海外一事视为汉东安全局的耻辱,誓要一雪前耻。

对李达康执念如此,赵东来着实对这个人喜欢不起来。

赵东来比约定的时间到得早一些,女管家说总督还没有回来,今天他要去回见汉东工商业代表,请他稍坐等候。

这一天没下雪,上午出过一会儿太阳,转眼又没了,天空依旧阴沉沉的,灰中透着肮脏的粉红色。短暂的阳光不足以融化白日的积雪,花园里的玫瑰花顶着半透明的积雪弯着脑袋。

花园里一片寂静,一只上了年纪的猫一声不出踩着一地梅花印子往园子深处走去了。

等待的时间是漫长而无聊的。赵东来踩着花园里未化的积雪,雪白上留下了脏脏的鞋印。他对自己这个无聊的消遣感到不满。脑子不受控制地想起昨天与郑勖的见面。

显然,郑公子毫不掩饰拉拢他的态度,包括分享他舅舅王师范尴尬的处境,主动拉进距离,一举一动看起来坦率天真,十足一个一辈子没受过天磨的公子做派。

他把郑勖与他说过的一切都给沙瑞金讲了,除了关于赵瑞龙和李达康那部分的,他无从考证真假,也认为没有那个必要,就不要扔给沙瑞金去烦心了。

女仆打开玻璃门,招呼他近来烤火,花园里太冷了。

赵东来答应道:“好,我这就进来。”

刚刚走两步,女管家忽然快步出现在门口,一脸惊魂未定:

赵厅长,白秘书来电话,说沙总督他、他······

一股浓烈的不祥的预感突然涌上来,赵东来忙安慰她:你说什么?别着急,慢慢说。

评论(4)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