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品教主

黄昏 5

沙瑞金从会宾楼出来,被人群中冲出来的刺客举枪刺杀。

刺客高喊“omega解放阵线万岁”,向他连打了六枪,其中前三枪命中,警卫当场拔枪还击,击毙了凶手。

他们已经紧急把沙瑞金送进省医院,总督目前正在抢救中。

警察厅已经派了大批人手过去保护总督。赵东来开车疾驰在去往省医院的大路上,手控制不住地发抖。一想起沙瑞金倒在雪地里,红热的血洒满一地的样子,他就恨自己疏忽。

为什么刺客要高喊omega解放阵线?ABO解放阵线特科一直是由小金在管,直接听命于李达康,李达康绝对不会下令刺杀沙瑞金。刺客要么是不受组织约束的极端分子,要么就是别有用心的人伪装的。

他向李达康保证过!上一次李达康回国,他就站在他俩面前发的誓!

现在却让李达康刚刚回来就赶上沙瑞金被刺杀。到了这个时候,他们已经等了十年了,总督绝对不能在这个时候倒下。

千万不能死啊。

一阵尖锐的刹车声,赵东来的车被右侧路口来的车猛烈撞击。强大的冲击力令他眼前一黑,短暂的黑暗中他的头脑却像有流火滑过,电光石火间冒出一个念头:中计了!他和沙瑞金都中计了!

郑勖的拉拢和试探一瞬间都浮现出清晰的面目。

但这还不算完,不给他一点反应的机会,又一辆车从左侧冲过来,猛烈地撞击了他的右侧车身。要命的十字路口,短短几秒,他的车前后迅速围了四五辆车。

汽车熄火了,两侧车门都被堵得死死的。撞击他的车陆陆续续地开门了,一个个帽檐压得很低的男人从车上走下来,赵东来在一片混乱中伸手去掏枪。但对方已经比他先掏出枪,一个个黑洞洞的枪口指着他。

有人向他开了枪。

 

“他还活着吗?”

王师范背着手,在医生办公室里慢悠悠地踱步,办公室外面守着两个督查组的成员。

“沙瑞金哪儿那么容易死。”郑勖抱着胳膊靠着墙说,“医生保证过,一定会把沙总督救活。救不活就枪毙他。”

可是王师范还不放心,询问道:“另外一个呢?”

“上路了。”

“太仓促了。”王师范不能认同地摇摇头。

“舅舅,”郑勖安慰道,“做事如用人,欲求备而后用,则举世莫可,机会稍纵即逝,时间不等人啊。

“可是······”王师范仍然对这次行动持保留意见,“李达康真的会上钩吗?”

怎么不会,沙瑞金不仅是他的alpha,还是他最重要的盟友,如果李达康知道沙瑞金命在旦夕,一定会来的。

王师范摇摇头:我觉得他不会来。

一阵急促的敲门声,郑勖喝问道:谁呀?

是我,门外回答,程度。

程度看起来很紧张,拿帽子的手紧张地捏着,关上门就说:大事不好。

郑勖听不得坏消息,脸一黑,质问道:你说什么?

程度显然害怕了,更大的恐惧让他暂时忘记了对上级的恐惧:赵东来被人救走了。

郑勖猛地提起他的领子,逼问道:你再说一遍?你们出动那么多人是干什么吃的?嗯?!

我们也没料到是怎么回事!赵东来身中好几枪,一群不知道哪儿冒出来的人突然出现,把他给救走了。警察厅的人都在关注总督遇刺,如果是他们出手,现在官方消息早就传开了,肯定不是他们救走的。

那赵东来是死了还是活着?

程度的声音都在抖:我不知道哇,他中了好几枪,就算没有受致命伤,如果不及时医治,很快就会死的。

那你马上去给我查!郑勖近乎咆哮地把程度一搡,但他一瞬间又回过神来:这次任务开始之前是不是只有你和我知道?

程度抖抖索索地承认了。

参加行动的人是不是出发前才知道目标?

经他提醒,程度一瞬间明白了,赵东来在安全局埋的雷起作用了。

“回去查,给我查清楚,今天的行动是谁泄的密。李达康要是不上钩,我就把你的脑袋割下来!你这个废物!”

咆哮声在房间里回荡。

王师范冷静地看着郑勖情绪失控,目送程度关门离开,才幽幽地开口:小勖,你该管管你的脾气,太隐忍的人是不能刺激的。他比你更急切地想要抓住李达康。

 

总督被ABO解放阵线刺杀,京州城里人心惶惶,中央决定由省委委员吴春林暂代汉东总督处理政务。汉东警察厅长赵东来下落不明,疑似受李达康策反,有谋杀总督的嫌疑。

易学习捏着电文,半天说不出话来,黝黑的脸上扭曲出浓重的怒意。

毛娅摇摇他:你怎么了?陈海在跟你说话呢。

陈海也关切地问他:易边务官,怎么了?

易学习把电文往桌上一拍,冷冷地质问道:这就是你们的诚意?这就是我的老同学李达康送我的见面礼?

陈海拿起桌上的电文,才读了两行,易学习就叫两名守在门外的心腹干将进来把他扣住:给我关起来好好审。

误会!陈海大声嚷嚷起来,这绝对是误会!我怎么会害我哥?

呵呵。易学习一巴掌扇他脑袋上,元老们还说沙总督是他们的好儿子呢。

要命的活还不是派给了沙瑞金,什么时候见元老们把自己的亲儿子亲孙子送上战场?

你是总督亲弟弟吗?

陈海的脑袋被按在桌子上,双手反剪被捆起来,眼看就要被彻底控制住,急忙争辩:我不是他亲弟弟,可他是我们导师的亲夫啊!

亲你X个头,带走!

评论(6)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