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品教主

黄昏 6

挡风玻璃已经完全被打碎,车身上遍布弹孔,一打开车门,浓重的血腥味扑面而来。座椅上积满了血,过多的血聚在一起还未凝固,散发着甜腻的腥味,现场情况激烈混乱,车里还残留着挣扎的痕迹,椅背和方向盘上也沾满了血,车门上拖动摩擦的粗宽血痕说明车里的人当时已经血流不止。

程度摸了一把方向盘上的血污,啧,赵东来的血真多。都他妈流这么多了,还能活吗?

程度掏出一条白手帕,擦了擦指尖半凝固的血液,黑红的血液染脏了手帕,程度看了看被污染的手帕,随手扔掉了。他深吸一口气,火药残留的气味和血腥味混合在一起,闻起来很特别。

总务科的人向他报告,行动科王科长不见了,跟他同车的司机的尸体在汉河边被发现,尸检初步认定他被人近距离打穿后脑勺,来不及挣扎就死了。目前掌握的线索看,王科长嫌疑最大。

还用你说?程度转身朝总务科办事员怒吼,这他妈明明白白的,还用你说?!

他们肯定不希望赵东来死,现在赵东来受了重伤,不去医院是活不成的,马上搜查全城的医院,邻城的也不要放过。

呃······总务科科长搓着手,肥白的脸焦虑地皱起,犹犹豫豫地说,还有一个事,警察厅拒不配合。他们不相信赵东来投敌,说我们是污蔑······

什么叫污蔑?

铁证如山凭什么不信?我看,他们是想找茬。

 

看不到外边的天光,不知道此时此刻是白天还是夜晚,陈海不知道自己被关了多久。应该是很久了,他饿了。

他被易学习关在某个叛逆土司官寨下的地牢里,土司已经被易学习公开枪毙了,易学习把土司地牢里的犯人从他的反对者换成了他的支持者。每个牢房之间用土墙隔开,谁也不知道隔壁关了谁。陈海刚刚被关进来的时候隔壁几个牢房骚动了一阵子,好像是在问新关进来的是谁。陈海语言不通,听不懂。

押送他进来的官兵用当地土语呵斥了他们一通,那群人就闭嘴了。

陈海不断地要求他要见边务官,一样被官兵用枪托捅了,让他老实呆着。

“我是沙瑞金总督的弟弟,我想知道我哥的情况!”

但没人理会他,几个官兵关门落锁,结伴出去了,他在地牢里嚎了很久都没有人来理他。

陈海再次被饿醒的时候,牢门外已经蹲着一个女人,他揉了揉眼睛,确定自己没看错,是边务官的夫人。

毛娅见他醒了,笑着给他打招呼。

“你最好不要跑。这外面大风大雪的,一个人跑出去太危险。”毛娅笑吟吟地从食盒里拿出她带来的饭菜,“你再耐心等等,我们家老易脾气急,等他气消了是不会冤枉谁的。这边饮食你怕是吃不惯,我给你带了点吃的,吃吧。”

陈海在饥饿和美食的双重折磨下,动筷子前良心发现问毛娅:“我哥还活着吗?”

“老易已经去电问过了,沙总督现在重伤救治,不知道能不能好。”毛娅不打算瞒他,她和老易不一样,对这个傻乎乎的年轻人充满慈爱,“你放心,沙总督一定会好起来的。”

这么多年不见,李达康还是喜欢用傻小子啊。毛娅无限慈爱地看着陈海大口大口地扒饭,傻小子也好,单纯,没有坏心眼。

“你要不要我去帮你找老易求情?”

陈海塞了一嘴饭菜点头如捣蒜。

“那你要把你知道的告诉我。”

陈海心里盘算了一下,不一定要说真话,有些事他可以装作不知道,脱困要紧,于是继续点头。

“好吧。”毛娅拍拍手,在牢门外席地而坐,“那你告诉我,沙总督真的是李达康的亲夫?”

这个问题······陈海艰难地嚼着嘴里的食物,这件事党内只有小金知道。李达康和小金一直对此守口如瓶,他也是从别的渠道知道的。

他刚刚从大学毕业时,接到沙瑞金写给父母的信,父亲当时时日无多,看完信拉着送信人的手,不住点头哽咽着说:小金子就交给你了,他终于肯找个伴儿了。

送信的人就是李达康,身材高瘦,淡眉雅目的一个男人,外貌甚至可以称得上文弱秀雅,但却有着一种奇异的锋利气质,那确是平凡生活中见不到的。那会儿李达康已经是一个有名的人物了,一个誉满天下谤满天下的理论家,一个神秘的实干派。

听说他秘密回国,在故国的大地上种满了秘密组织,拿着外国人的资助与他在国内的盟友密谋推翻政权。经过多方话语的塑造,他在陈海眼里越来越像一个神秘的多面人。但站在他面前一身黑衣的“嫂子”却是一个面容有些憔悴的黑衣男人而已。

父亲拉着李达康的手,说:我想见见她。

如果不是后来他在海外联络处见到那个南洋侨商带那个孩子去见李达康的话,他也不知道瑞金大哥竟然有孩子了。

那个孩子从小在热带庄园长大,生活的小圈子有王大路的私人武装保护,为了她的安全,从来没有让她见过她的两个父亲。

父亲也是干过革命的人,很体谅李达康的难处,改口说:以后她爸爸见过她,就当我也见过了。ARC的体质完全是自取灭亡,你们一定会团聚的,在这之前,你要忍耐。

要忍耐······

他现在被突如其来的变故打得晕头转向,就这么说了,真的不要紧?“······我说了吗?”

“你说了。”毛娅笑眯眯地说,“你跟我装傻是没用的。”

“我是说了。”

“那你跟我讲讲,他们怎么结为连理的。”

“夫人,您不怕我骗你?”

毛娅说话都含着善意的笑:“傻小子一个,你能骗得了谁?”

评论(8)

热度(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