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品教主

残冬 七

*晚来的预警:沙李,赵李

  

三十年前,什么也不信的赵立春兴致勃勃地把他拉进了京州佛光寺,向他宣布:“以后你就归我负责了,我得为你求一个好前程。”

开始的开始他已经记不得了,但那一天的记忆又鲜明地浮现出来,生新鲜明,好像刚刚发生不久一般。

他们许愿出来,赵立春心情极好,拉着他绕着佛光寺的经幢走了一圈。传说这根地藏经幢是为镇住一条蛟龙,才立在寺里的。经幢上刻着经文,他记性好,一直记得偶然看来的几行字。

一切众生未解脱者。性识无定。恶习结业。善习结果。为善为恶。逐境而生。轮转五道。暂无休息。动经尘劫。迷惑障难。如鱼游网。将是长流。脱入暂出。又复遭网。

新的网分明已经罩过来了。
  
 

汽车停在了一处幽静的街道。

深夜寂静的街道,连一个往来的行人都没有,李达康沉默着。

沙瑞金升起车窗,把两个人锁在车厢窄小死寂的氛围中。他解开安全带,整个人侧转过来对着李达康:“我问你,到底有几个人知道你和赵立春之间真实的关系。这是我最后一次问你,你想好了再回答我。”

沉默在黑暗中发酵,沙瑞金的眼睛分外明亮,像黑暗荒原里的星宿。李达康也看着他,眼睛里看不出情绪。事关一生的荣辱,一个理智的人有充分的理由不愿承认一个致命的秘密。

“你先别急着回答,你不想知道我了解了多少吗?”

虽然他早就知道李达康和赵立春关系不同寻常,但真得到证实又是另一回事了。

赵瑞龙看到过,赵立春和李达康在赵立春的书桌上发生过的事,他并不知道那是强迫还是两情相悦,但确实是发生了,性质就已经变了。只有一次,也足以击垮一个高级干部。幸亏他及早发现了办案组的一个小小的疑惑,果断采取了措施。他的省长,不能跟赵立春任何沾染,至少别人不能知道有沾染。

他要一个干干净净毫无瑕疵的省长。

沙瑞金比他强壮得多,宽厚壮实的身体挡在他面前,充满了侵略性,但他说话的语气带有一种奇异的温和,温暖厚大的手掌握住了他冰冷的手:我想帮你。

这双骨骼纤细的手太冷了,让人担心怎么也捂不热。

沙书记······他一开口,喉咙像是被一只无形的手卡住一样,声音又涩又哑。

为什么? 

街灯的光斜照进车里,李达康鬓边零星的白发在黑发里白得发亮,沙瑞金用拇指抚平了支棱出的白发:我想要你当汉东省长。

即便青春不再,得承认,能够令赵立春那样定力的人动心的脸,真是一张好看的脸。他夏天穿着白衬衫走在京州市委院子里的样子,像一只羽毛雪白的大型水鸟,有一种只可远观的闲雅自由的遗世独立感。

 

 “赵立春养出来的。”这是沙瑞金人生中最早听到的关于李达康的评价,在二十多年前的京州。

说来沙瑞金其实只见过赵立春一次。哪朝哪代,官场都是看脸的。赵立春长了一张适合做官的脸。

关于他的性格,沙瑞金已经做过不少功课。可那样一个人,要摸清他真正的模样,却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赵书记不喜欢男人,不喜欢任何男人。”

“纪检查也查了这么久了,你们觉得,赵书记能是一个被女色绊倒的人吗?”

“我做了赵书记八年秘书,他从来不贪财,也不好色,工作要求很严格,对自己人也一样。他喜欢不拘一格,富有才华的年轻干部,对思想保守的老干部很不喜欢。”

“是,他是不太重视干部的品德作风。”

“赵书记当年喜欢李达康,是有目共睹的。李达康有他喜欢的所有优点,所以他把李达康当接班人重点培养。对接班人的喜欢跟对情人的喜欢不是一回事。”

 

城市的灯光渐渐熄灭,一轮皓月卧在云窟窿里。

他赌对了。

除了当事人,这世上只有赵瑞龙知道,现在多了沙瑞金一个而已。李达康低垂着眼睛,他说了沙瑞金想知道的,他愿意讲的一部分。

他是不是自愿的,他跟赵立春之间为什么能走到一起,最后又是怎样收场的,这些沙瑞金都没有问。赵立春没有跟别人玩过,结合刘新建的供词,李达康和赵立春直到八年前才彻底决裂,两人的关系断断续续维持二十年,让这些问题问出来都毫无意义了。

八年前他在邻省当纪委书记,接触过林城李为民案。他的同事们甚至断言,被重点培养的继承人、政治明星李达康可能会就此陨落。

然而他那个同事错了,李达康不仅没有就此跌倒,就好端端坐在他面前。

但他知道现在的局面有多脆弱。

这么一来,李达康和赵立春的过去会不会暴露,完全就系在赵立春身上了。

赵立春出事这么多天,你都不害怕吗?

以前怕过,我还有很多未了的事,但现在没什么好怕的了。我和赵立春之间的事是我们的私事,我没有因此徇私,没有对不起党,对不起人民。但我越界了,我知道。

难怪李达康上次面对他会那么淡定。沙瑞金问:你面对检察官也会这么说吗?

哪怕说自己是年轻时候被强迫的,或许能免除一劫,保不住职务,还能免受牢狱之灾。

真的这样吗?秦城有很多种办法防止里面关押的犯人自杀。对某些人来说,被监禁的痛苦大于自杀。对李达康来说,离职与进去哪个更能接受呢?

对李达康这样事业心极强的人来说,那跟进去也没差了。

李达康是生是死,这都是赵立春一句话的事。

“我的政治生命是他给的,他有权审判我。”

这副认命的样子完全不像沙瑞金所认识的李达康。周桂春所描述的,在绝境中带领林城走出绝望的林城市委书记,竟然已经完全放弃了挣扎。这说明,他遇到了无法控制的事。

“你觉得,他会怎么说?”

李达康惨然一笑,满脸的疲惫和无奈,好像走了太久太长路的旅人,终于要坐下来永远休息了:他恨我。

这么多次拒绝和背叛,那人性格又那么骄傲自负,怎么能不恨他啊。

老处长总说他运气好,总能遇见帮助他的人。以前不觉得,现在是没法否认了。他终归是要感谢省委书记的善意的。他什么都没为别人做过,却总是得到别人的慷慨帮助,老王,老易,沙瑞金也算一个。

“沙书记,谢谢您给我争取了时间。不过您怕是要白忙了。我想抓紧最后的时间,把该做的事能做一点做一点,您以后就不要来找我了。”

 

评论(15)

热度(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