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品教主

【沙李衍生丨罗成x李达康】 密令 5

有了罗成的教训在前,老龙这次不敢大意,怕哪个刁民又跑出来拦轿啊喊冤啊举报啊,搞得大家都不得安生。李市长去了哪里,前脚刚走,后脚当地的官员就打电话来汇报李市长刚刚来说过啥吃过啥多看了啥几眼等等。

西关县县委书记孔亮忍着笑跟老龙汇报:这个新市长尴尬啊。

他那吉普刚刚停在大街上,县城里的群众看了纷纷围上去,亲热地招呼:罗市长来了。嘿嘿,结果车门一开,下来的是李达康,洪主任跟群众介绍,说这是新来的李市长,罗市长去当纪委书记了。

您没看见,群众一看不是罗成,脸都黑了。

龙福海好像真看见了一样,心情十分愉悦,看样子,这李市长以后是不能待见罗前市长了。

孔亮继续汇报:这李市长还强颜欢笑,说罗市长去干更重要的工作了,现在他是纪委书记,受理群众举报,管干部纪律。

······

老龙陷入沉思,李达康这是给罗成打广告?

还有啊,这个市长贪吃。刚刚来没说上几句话,就问我们,听说西关的有机苹果好吃,中午吃饭指名要吃西关特产黑鸡蛋,到西关三个小时连美女服务员都不看一眼,就知道吃了。

其他县也是这么汇报的,李市长不仅在招待所吃,还去田里跟农民谈着吃,去作坊工厂吃,吃不够还要打包带走。西关的苹果黑鸡蛋手工糖,太子县的桃子,神农县的茶叶,本原县的荞麦灌肠······不仅吃,还活像个没见过世面的城里人,让县里的干部给他当向导,到处去玩,美其名曰感受田园风光。

太子县县长汇报说,这个李市长还吃出笑话了。

老龙问啥笑话啊。

今天他在本地水果摊前吃桃子,街上有个老乡往路边唾了一口,嘟嘟囔囔地骂,现在的当官的啊,就知道吃拿卡要,人家原来就来过不吃不喝还解决问题的······

李市长听了这话,自然清楚老乡说的是罗成,他看了看自己手里啃了一半的桃子,喃喃地说:我付了钱的呀?

那老乡耳朵尖,见他一个高高瘦瘦的年轻人,剪的是毛寸,不像个官样,也不虚,瞪了回去:我说骂的是你了吗?骂的是白吃白拿的当官的。

龙福海沉默了一会儿酝酿情绪,骂道:你是猪吗?你觉得闹的是谁的笑话?

李达康在下面调研多少天,龙福海就听了多少八卦,总结起来,就是这个人爱吃爱玩,跟女色不亲热,也跟人民群众不亲热,不可能是第二个罗成,不足为惧。

 

罗成每天从天州宾馆步行去市委上班,李达康下乡调研的那几天,一路上都能看到城建局环保局的工人像觅食的蚂蚁一样在街上蹿。都掐着日子赶在李达康回来之前弄市容市貌呢。纪委一上班就接到举报,投诉环保局局长收受某企业贿赂,给该企业的竞争对手下停业整改通知等语。

天州纪委接到的投诉举报很多,一直都多,但基本没什么作为,就是龙福海手里的一件小玩具而已。但现在他来了,纪委就不再是龙福海糊门面的纸。

既然夏书记没有放弃清理天州,那把他放在纪委位置上,一定有某种深意。夏光远他是比较了解了,有作为的想法,不是那种与腐败分子同流合污的人,但缺乏意志力,这次与他合谋的赵立春倒是个铁腕人物,然而据说省长是个无利不起早的人,不知天州有多少利益可以让他出力。

他现在还不知道省上的计划,只能尽力把自己的本职工作做好。他原以为他要被龙福海挤出天州的,现在没有在与龙福海较量的第一线,没有当局者迷的那种混沌感,他的脑子反而更加清醒。龙福海对他的进攻印证了他致命的弱点。那就是他太强了,仗着自己对天州无可争辩的控制力为所欲为,明目张胆地做天州腐败黑恶势力的保护伞。这样的人是很容易引起上面注意的,要查他的问题,只要有决心,容易得很。

只是不知道上面打的什么算盘,派了李达康这个······这个一言难尽的人来。

听说他这些天在下面区县吃拿卡要。

想到这里,罗成甚至有点同情现在为了迎接李达康回来检查的同僚们,他们在市里忙前忙后不着家,李达康在外面吃喝玩乐。

 

李达康回来那天,罗成正在家里辅导女儿小倩的功课,听到敲门声便去开门,迎面看见李达康抱着一个比他还宽的大纸箱站在门外,狗腿地笑着说:罗书记,天州的东西真好吃啊,我给你带点回来。

这就拿贪腐来的水果来腐蚀他这个纪委书记了?

罗成还来不及问这箱子土特产有没有付钱,就听李达康说:我把车给你开坏了,不好意思啊。车已经交给机管局去修了,别担心。

评论(12)

热度(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