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品教主

残冬 八

“他恨我。”

这句话足以让沙瑞金放弃了。他从沙瑞金来汉东开始,就知道中央的用意,也知道了自己的命运。

一阵沉默之后,沙瑞金评论道:“这不像你。”

李达康没说话,只在黑暗中看着沙瑞金。

“这不像你。”沙瑞金又重复了一遍,“我调易学习到京州当纪委书记征求你的意见的时候,你还问我,那谁来监督我。”

“你可是坦坦荡荡,谁也不怕呐,一点也没把省委书记的权威当回事。”

可他现在也没有恐惧,只有已经能看到明确结局的平静。

“您放心,我会忘了今天晚上您跟我说的事。”分手告别时,李达康向他保证,完了难得体贴地关心他:“太晚了,您早点回去休息吧。”

他已经越界了,就不要带累沙瑞金也跟着越界。

另一方面,时日越长,他对沙瑞金就有一种直觉上的恐惧,就像野兽在野外感受到危险迫近的直觉。尽管沙瑞金看起来还是那么无害,对他那么真诚,但他开始害怕起沙瑞金来。

宵夜自然是没有去吃,胃里仿佛塞了沉重冰冷的石头,欲吐吐不出,欲忍忍不下。埋藏了三十年的秘密突然说出口,是一种短暂的轻松过后绵绵不绝的恶心的体验,无论如何也不想再体验第二次了。他只希望今夜之后老易能少给他找点麻烦,让他能集中精力做事情。

京州是被老易的盛名所累,老易自己同样被自己的盛名所累。本来老易已经不想升了,自己一身清白,没什么好怕的,才能对赵瑞龙放手一搏,现在沙瑞金拉他上去,他自己是下不来了没办法。京州来了一个敢直接打电话给赵立春提要求的纪委书记,怎么可能不风声鹤唳。

赵立春······赵立春······

赵立春是什么都不信的,有崇高理想信念和有强烈事业心之间没有必然关系,他就连马列主义都不见得相信,却在那天向神佛为他求一个好前程。用赵立春自己的话说,喜欢一个人,只要觉得是好的,都恨不得全都堆到那人面前,能给的,能满足的,统统都要给。

“赵书记以前很喜欢你。”

“那是以前,后来就不是了。”

“可是,”老处长笑了,似乎在笑他傻,笑他看不穿,“无论到什么时候,他待你,跟待别人是不同的。”

是啊,至少,赵书记并不像恨他一样恨别人。

“我赵某人人生中最大的错误就是养了你这么一个白眼狼。”他还记得赵立春说这句话的时候脸上每一个细微的表情,那张脸上写满了失望和愤怒。相识多年,他从未见过赵立春脸上露出如此激烈的情绪。他不是惯来就铁石心肠,那句话让他的胃剧烈地绞痛起来:他人生的导师,永远的榜样,就是这样看他的。

胃里那块沉重冰冷的东西让他睡不着,起来想倒一杯热茶灌进去融化它,可是美酒浇不散心中的块垒,热茶又怎么能融化胸中的郁结。

杏枝被他吵醒,问他晚饭都吃过什么,肯定地说他是饿了,给他煮了一碗饺子。秋夜寂寂,房子里空荡荡冷冷清清,他一个人孤独惯了,只有杏枝披着一件旧外套,坐在他对面看他一口口吃下去。

白汤上飘着绿葱花,分明是柔软的口感,吃下去却像是异物塞进身体一样,受到身体的排斥。

 

“李达康和你是什么关系?”

“上下级关系。”

“除了上下级关系呢?”

“只有上下级关系。”

“你是不是重点培养过李达康?”

“我提拔培养的干部多了去了,有能力为什么不培养?”

“他曾是你的政治接班人吗?”

“他坐到什么位置,到什么级别,是组织决定的,干部的任命都要经过组织程序。”

“你曾把他当做你的政治接班人吗?”

“把汉东的改革开放事业继续下去的任何人都能算我的接班人吗?”

“根据你的前大秘刘新建交代,你说李达康此人喂不熟,你喂了李达康什么?李达康为什么喂不熟?在你和李达康的交往过程中,你们是否存在不正当交往?”

赵立春不肯承认他有任何问题,一开始进去都是这样的,但中央会派最好的纪检工作人员来撬开他的嘴。

沙瑞金站在窗户边上接电话。早上的阳光洒满省委一号楼的小院,隔壁高育良家的院子土刚刚翻过,昔日被打理得姹紫嫣红的小花园只能看到裸露的泥土。赵立春显然不是一个对园艺上心的人,一号楼的小花园里只有一棵孤零零的老玫瑰,长着粗粝的老枝,新枝到了这季节也疏落了,零星顶着被今年的霜冻烧焦花瓣的火红花朵。

火焰没有这般红,更像是新吐出的鲜血。

“国富同志很喜欢李达康。”沙瑞金对电话那头的人承认道,“他在我面前已经多次夸奖过李达康了。他以前在林城当过市委书记,对林城有感情,李达康把林城建设成汉东的一张名片,他是很欣赏的。”

“不排除这个可能啊。这一正一反,两个对比,国富同志是看在眼里的。”

“您问我吗?”沙瑞金停顿了一下,笑了笑,“我当然是喜欢的。”

评论(10)

热度(94)